1943年初的哈尔科夫——苏德两军的战争态势

1943年初的东线南部战场,似乎早已忘记了被远远抛在后方的斯大林格勒,忘记了覆灭中的保卢斯第6集团军,甚至也忘记了自己的准确位置。红军的坦克履带把战线碾压的支离破碎,漫天暴风雪和风搅雪肆虐下的大地上,到处是翻倒的载重汽车和坦克、漫天飞舞的文件、空空如也的酒瓶、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和打字机。死神庞大的魔影在辽阔雪原上空主宰着一切。它的死亡镰刀在收割生命时,并不顾及他们是失败者还是所谓胜利者。

当然,胜负和是非对活人还是有意义的。为此就有必要从无序、混乱、死亡中理出一些头绪来。所谓历史,不过如此。

1942年底,红军在斯大林格勒包围了德第6集团军,击退了曼施坦因的解围行动,并在顿河中游发动进攻。到1943年初,东线南翼战场被分为两个主要战区。由北向南态势如下:

第一个战区,位于顿河上游,以沃罗涅日为中心。德军部署了魏克斯元帅的b集团军群。包括德国第2集团军,匈牙利第2集团军。这个集团掩护着库尔斯克和哈尔科夫方向。

当面红军,主要是戈利科夫中将(1943年1月19日晋升为上将)的沃罗涅日方面军,还有布良斯克方面军南翼集团。

第二个战区,从新卡特利瓦延伸到连接高加索战场的埃利斯塔(卡尔梅克草原)。由b集团军群右翼和曼施坦因的顿河集团军群防守。经过红军斯大林格勒反攻的打击,上述轴心集团已经七零八落,在长达700公里的漫长正面,只有寥寥18个师(不含被包围的第6集团军)。

顿巴斯方向。由于红军此前的“小土星”战役,德军从顿河中游被打退了150-200公里。尽管曼施坦因通过战术反击,阻止了苏军从这里冲入德军纵深的企图,但战线依然残破不堪。尤其是米列罗沃以北出现了宽100多公里的缺口,直到12月底才被第19装甲师填补。现在,“霍利德”战役集群正掩护这个方向,继续承受着瓦图京上将(1943年2月12日晋升为大将)的红军西南方面军的巨大压力。

罗斯托夫方向。德军霍特战役集群(第4装甲集团军,以及罗军残部)掩护着接近亚速海的战线,并竭力维护与高加索战区a集团军群的联系。当面苏军为南方方面军。该方面军是在1943年1月1日,由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改组而成,司令还是叶廖缅科上将。在将大量部队移交给负责歼灭保卢斯的顿河方面军后,叶廖缅科接受了切断曼施坦因与高加索a集团军群联系的任务。为此,他必须攻占罗斯托夫这个德军的撤退和补给通道。

德A集团军群现在处境相当不利。一旦曼施坦因被击败并丢失罗斯托夫,这个庞大的集团军群就将整个被困在高加索。迫于压力,希特勒尽管很不乐意,还是在1942年12月28日的第2号作战指令中允许a集团军群撤离北高加索东南部。曼施坦因则希望A集团军群主力撤退到罗斯托夫以西,而且最好也归他指挥,用来加强他漏洞百出的战线。为此,曼施坦因已经命令联系高加索的第16摩托化师(属于霍特战役集群)于1月1日放弃了埃利斯塔。

但a集团军群并没有全部退出高加索。对希特勒来说理由很多:他依然希望在北高加索保住一块阵地,使德军有打回去的可能,也有助于阻止红军夺回克里木半岛。另外,根据曼施坦因在回忆录中的暗示,a集团军群(现在司令是克莱斯特)也不太乐意把部队交给他。或许是为了这个原因,曼施坦因非常仇恨克莱斯特,并曾向希特勒诋毁此人(根据里希特霍芬的说法)。

围绕a集团军群的去留,以及到底能够把其中多少部队交给曼施坦因,在希特勒、曼施坦因和克莱斯特,还有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之间,明争暗斗了很长时间。具体的过程,笔者将在关于高加索战役的专文中加以介绍。但结果显然不对曼施坦因的胃口:他大概只能得到a集团军群一部分兵力——第1装甲集团军。

当然,掩护第1装甲集团军撤退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个集团军距离罗斯托夫有大约600公里。在他们到达前,曼施坦因必须死守罗斯托夫。而在德国将领和“元首”争的不可开交之际,残破的战线依然处在红军的攻击之下!

但苏联方面的形势也不像表面上那么乐观。且不谈严重的兵力损失。更麻烦的是,苏军距离后勤基地已经有250-350公里之遥。被包围在斯大林格勒的德第6集团军,不仅牵制了红军大量兵力,还阻断了这里的铁路线。由于缺乏补给,苏军的攻势难以维持。苏联人只得把希望寄托于沃罗涅日—米列罗沃铁路线。但该段铁路从利斯基到坎捷米罗夫卡一段,还掌握在德军b集团军群手中。

为了夺占这段铁路,恢复苏军的后勤运输,斯大林早在12月21日就下令准备一次进攻战役。无论是斯大林本人还是德国人,大概都没有料到,这次进攻战役,竟会引发东线新一轮的动荡!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