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 18 年这对模范夫妻也翻车了

韩佳人 23 岁与丈夫结婚,结婚 18 年来,两人育有一儿一女,是韩国娱乐圈公认的模范夫妻。

但即便如此,在被问到来生是否还会选择和丈夫结婚时,她的答案却是—— 如果有来生,我选择不结婚。

某博主曾发文称对这种采访中女性的沉默感到厌烦,在他看来完全是 制造各种婚姻焦虑 ,为了反驳,他也一口气列举了几大结婚的好处——

不用烧饭、不用洗碗、吃现成的、喝现成的、洗澡水是有人放好的、夜里面渴了是有人倒水的、躺在床上饿了是有人送饭的 ……

幸福家宅 的童话故事,往往以男人和孩子的福祉为优先考量,一旦撕破这张童话的墙纸,将露出后面那位不被感谢、不被关爱、无人理睬、精疲力尽的女人。

林语堂有个著名玩笑, 世界大同的理想生活,就是住在英国的乡村,屋子装着美国的水电煤气管子,请个中国厨子,娶个日本太太,再找个法国情人。

如今,如果我们拨开那些看似厚重的情感浮萍,仔细瞧瞧被男性 深情 所遮蔽的妻子的面目,恐怕能打捞出来不少,极尽悲哀的女性命运图景。

十一年间生下六个小孩,每天要照顾全家人的吃喝、洗衣服看孩子、操持家务,变卖首饰资助丈夫的学业,逃难时一个人带着全家东躲西藏,还要忍受婆家的压抑、丈夫的迁怒,生病怕打扰丈夫也不敢开口说话,到最后 一个肺已烂了一个大窟窿了 ,也还坚持照顾孩子、做家务、节省开销 ……

她们要么为了家庭充分燃烧自己,比如爱因斯坦的第一任妻子米列娃,虽然她在数学和物理上有非凡天赋,曾是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物理和数学课堂中唯一的女性,但结婚后,为了支持丈夫,她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包揽家务、照顾小孩、挣钱补贴家用 ……

两人志同道合,创作上相互支持和鼓励,但生活中却是杨绛包揽了一切琐事,连怀孕生产时杨绛还在安慰打翻墨水瓶、砸坏台灯的钱钟书—— 不要紧,我会洗 , 不要紧,我会修 。

只是环境从来不期望她们成为数学家,社会需要她们扮演的角色,是毫无生活常识的数学家的妻子,是数学家 13 个孩子的妈。

作者威廉 · 邓纳姆也坦言,假如女性能够得到和这些男人同等的支持,想必她们也能取得相应的成就。

「如果交换一下,情况又如何呢?欧拉夫人、拉玛努金夫人和埃尔德什夫人如果在数学上取得了成功,她们的另一半会满足她们的日常生活需要吗?如果这些女性已经成名,那么她们可以投入大块的时间去研究数学吗?没有人知道答案。

但是,如果女性能够得到与这些男人相同的支持,那么她们之中会有更多人出现在数学编年史中。这是毫无疑问的。」

当然女性在婚姻中找不到自己的叙事,不仅是视角的问题,本质上它也是父权社会中女性所面临的结构性困境。

劳动经济学对男性工资的研究表明,已婚男性的工资显著高于单身男性,这一现象被称为 男性婚姻溢价 。

而华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王智波教授等人在论文《好男人都结婚了吗》中用 相夫效应 解释了男性的婚姻溢价——

在同等条件下,已婚男性收入更高,不是因为好男人都结婚了,而是因为结婚了,有了妻子的‘相夫’,他才成为能够赚取高工资的好男人。

如上野千鹤子所言:婚姻并不是非经历不可的事情,一旦有了这样的观念,人就有余力去思考:什么才是好的婚姻?什么才是好的家庭?我认为,结婚和离婚都能成为一种选项的社会,对女性来说才是更好的社会。

作为 异于传统家庭生活方式的开拓者 ,她和马丁的婚姻相处模式始终以平等为基础,婚姻不应让女性失去独立与个性,相反,夫妻应平等地与对方分享自己的生活和人生目标,这是一种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婚姻共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