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在“百度”上求医的西安大学生魏则西已经去世7年了!

2016年4月12日,年仅22岁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患癌去世。据悉,魏则西早在2014年就检查出患有滑膜肉瘤癌症,之后一直寻求了多家医院,然而治疗成效甚微。直到2014年4月,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找到了一家声称能治好滑膜肉瘤癌症的武警北京第二医院,魏则西一家并不知道这所医院实则早已被莆田系医院外包出去,根本不具有治愈他病情的医疗技术。魏则西一家花费近20万,耗时一年半之久,然而治疗并无成效,魏则西最终病情恶化不幸去世。此事一出,引起了众多媒体和广大网友对百度-北京武警二院-莆田系三方相互勾结害人致死的关注和愤慨。本期最人物纪就带领大家回顾魏泽西事件。

1994年2月18日,魏则西出生于陕西咸阳的一户普通家庭里。魏则西的父母只是普通人,家中条件也一般。但是由于魏则西是家中的独生子,父母非常宠爱儿子,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了他身上。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魏则西小小年纪就已经非常懂事。从小到大,魏则西的学习非常好,经常在班里排在前几名。

2009年,魏则西开始读高中,高中的学习节奏越来越紧张。魏则西深知父母的不容易,在学习上更加刻苦。

2012年,魏则西参加了高考,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以600多分的优异成绩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被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计算机系录取,可以说是十分优秀,父母对儿子的学习成就感到十分欣慰。

可惜好景不长,2014年4月,魏则西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上大二的时候,被查出了患有滑膜肉瘤,这是一种软组织的恶性肿瘤,虽然平时发病率不高,但是医生说5年的生存率只有20%到50%。

突如其来的病情让魏则西一家陷入绝望,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魏海全夫妇并不想放弃自己的儿子。刚开始的一年里,为了不让魏则西的情绪受到太大的影响,父亲魏海全只是告诉儿子,他的肿瘤是一种介于良性和恶性之间的结缔组织,完全能被治愈。

为了给儿子治病,魏则西的父母带着儿子多次辗转于国内二十几个大医院,在此期间魏则西先后做了3次手术、4次化疗、25次放疗,然而治疗的成效甚微。

当时魏则西已经知道了自己病的很严重,他变得越来越焦灼,他才20岁,不甘心自己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于是魏则西开始自己在网上搜索这类病症。

偶然之下,魏则西在百度搜索过程中,找到了一种“DK-CIK”“生物免疫医学疗法”。根据百度搜索的介绍,这是一种源于美国斯坦福大学,领先全球的医疗技术。该技术对于滑膜肉瘤的治疗成效特别好,并且这家医院还与国外大学合作过,目前只有武警北京第二医院掌握了这种治疗手段。

为了确保治疗的真实性,魏则西与父母先行前往北京的这家医院,对这种生物免疫治疗方法进行了详细的了解。魏海全表示,该医院一名李姓的主任看了魏则西的报告单后曾经向我们承诺,治愈的成功率可以达到80%-90%,最不济病情至少可以稳定在20年以上。

对于这位李医生,魏则西一家也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发现他还上过CCTV10。医院又是一个北京的三甲医院,还拥有斯坦福的技术,这下魏则西一家终于放心下来,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2014年9月-2015年7月,魏则西前后从咸阳到武警北京第二医院接受“生物免疫”的手术,期间医疗费消耗巨大。

2015年8月,魏则西已经在北京二医院接受了4次生物免疫治疗,但都没能起到应有的作用。魏则西逐渐陷入绝望,逐渐有了要轻生的想法。他在一个知乎帖子里讲述自己接受治疗的痛苦过程:“21岁已经是癌症晚期,感觉自己生不如死。”

同年9月,据父亲魏海全说道,在武警北京第二医院医疗总费用超过了20万元,这已经掏空了魏则西家里所有的积蓄。

经过这几个月的治疗,魏则西的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癌细胞已经蔓延到了肺部,魏爸魏妈急得痛哭流涕,连忙去找医生理论。可是医生的说法又变了,让他们继续治疗,这毕竟是概率性问题,治疗久了总会有效果的。这截然相反的话语显然与最开始的承诺完全不符,也成为了压倒魏则西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6年2月,在知乎上,魏则西用自己亲身经历来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你觉得人类最大的恶是什么?”魏则西讲述了自己通过百度搜索看病治疗,最终延误病情即将离世的经历。他在文中提到,医院和治疗技术都是在百度上面看到的,口碑特别好,推荐的人也特别多。

他还说,北京第二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曾经告诉过他和家人,他们医院和一所外国大学的合作,成功率高达百分之八九十,他们看了我的报告之后告诉我的父母,病情可以稳定至少二十年。然而,后来自己却被好心人告知,武警北京第二医院的“DK-CIK”“生物免疫医学疗法”这是一种已经被淘汰的技术。

魏则西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没救了。随后,他又陆续以自己的切身经验,提醒广大网友千万不要再在网上求医问药了。

在帖子中,他就此事对百度搜索中出现的医疗广告推荐存在误导性的问题提出了质疑。此帖一出,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关注。其中有好心人告诉他,武警二院的生化诊断中心早就被“莆田系”医院外包了,莆田人最初是治疗皮肤病的,对生物癌症类病例并不擅长。

福建莆田人在全国范围内开办了私人医院,并逐渐形成了一个团体的规模,莆田人在中国民间建立的医疗机构约全国80%的数量,规模之大被称作“莆田系医院”。

有不少网友了解魏则西的遭遇后之后,非常痛心,纷纷给他捐钱,帮他治病,给他打气,还积极帮他寻找可靠药物。但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癌细胞的扩散让魏则西的肺部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损伤,他现在只是依靠着氧气器苟延残喘而已。

2016年4月初,魏则西在网络上发布了最后一段视频,在这段视频中,他表达了自己还是这样的年轻,他还有很多没有实现的梦想,不甘心这样死去。

4月11日夜晚,似乎有什么预感一样。魏则西喊来了父母陪在自己身边,和他们进行了长达四个小时的交谈,将自己的遗愿都安排妥当。魏则西不忍父母年老后孤苦无依,于是希望在他去世后,父母能够再生养一个孩子。

2016年4月12日凌晨,魏则西病情恶化最终不幸离世。当日,一则《魏则西如何?》的帖子在知乎引起热议。

魏海全登录魏则西的账号,在帖子上回应了一条消息:“我叫魏海全,是魏则西的爸爸,今天上午8点17分,泽西已经逝世。我和他妈妈感谢所有人对泽西的关心,希望所有人都能关爱生命,热爱生活。”

魏则西离世后,他曾经在“知乎”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使北京二师的生化细胞免疫治疗技术被人们所知晓,并且成为了被训问的线岁的大学生魏则西的不幸离世,更是让百度成为众矢之的。

2016年4月28日,百度公关就魏则西利用百度搜索在网上求医不幸离世的消息进行了回应。百度称经过第一时间的调查核实,魏则西在百度搜索下选择的武警北京第二医院是一家正规的三甲医院,具有完善的执业资格。

2016年5月1日,百度官方就“魏则西逝世”一事再次回应网友。表示已经将这件事申报给了警方的有关部门,希望他们能够给予足够的重视,并尽快进行调查。

2016年5月2日,百度在官方网站上发表了一份关于“联合调查小组”的声明,称百度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并接受相关部门的监督,不会给网络上的虚假信息和违法行为有任何的可乘之机。

当日,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在百度公司已经组建了一个联合调查组,对“魏则西事件”和百度公司的合法运营问题进行了调查和法律上的处理。

2016年5月,中央互联网办公室联合调查组发布了此次事件的调查情况。调查小组发现,在搜索引擎中搜索到的有关关键字的竞标结果,确实影响到了魏则西的就医选择,且其中的收费竞标权重过高,广告宣传标识模糊等多方面,需要加以纠正。

首先,调查小组责令百度公司立刻对涉及到公众生活和健康的医药和其他广告服务进行彻底的清理和整顿。其次,调查小组要求百度改变其竞价排行的制度,不能只是单纯地按照支付的金额来进行排行。最后,调查小组要求百度公司要建立健全网络用户权利的先期补偿和其他保护机制。

至于涉事中的北京武警二院,调查组也提出了相应要求。北京武警二院多个科室之间的违规合作,以及外包给莆田系医院做的一些虚假信息宣传,都对病人和社会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要求有关部门即刻作出相应整改。

最后,对于聘用医生李志亮恶劣的行为,调查组要求医院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对涉及该问题的医护人员,由其主管部门对其进行行政处罚,如吊销相关人员的医师资格证书;对于有违法行为嫌疑的,要向司法机关移交依法审理。

后期,百度官方就调查组的结果作出了积极回应,并给出了相应的整改措施。然而,对于魏海全夫妇,百度官方始终没有就其子在百度搜索求医治病延误治疗的事情作出正面回应,甚至连一个道歉都没有。

2016年6月,百度 CEO李彦宏曾对媒体说,由于魏则西事件产生几个月的医疗风波,百度在一个季度内损失了二十亿元的营收。

听到这则消息后,魏海全夫妇异常愤怒。他们请了律师,在知乎上写了一封“为什么让我们来“背黑锅”?”在始终没有得到百度公司道歉的情况下,魏海全于11月将百度公司告上了法庭。

目前,魏海全并未就此案的后续发展作出回应,魏家代理律师,北京腾波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宋维强也表示不方便透露有关情况。

2016年下半年,夫妻二人想起了儿子的遗愿。此时魏海全夫妻二人年岁已高,已经过了生育的年纪,若是再生产会有极高的风险,于是,夫妻二人开始在陕西的相关医院进行了数月的试管实验,想再要一个儿子,但是最终还是没能成功。

2018年,一家北京专门从事生殖保健的公司通过魏则西生前学校联系到了魏海全和他的妻子,说可以为他们免费提供试管婴儿的培育,于是魏海全夫妻二人决定再次尝试。

2019年5月,试管婴儿培育的很成功,孩子出生了,是一个儿子,身体各方面也都很健康。魏海全夫妻二人也没有彻底忘怀2016年的丧子之痛,给小儿子取名为“魏则东”。

如今,距离魏则西去世已经7年过去了,他们抚养的小儿子逐渐长大,魏海全夫妇现在更加渴望平静的生活。而百度搜索引擎在历经医疗事故风波整改后,情况并没有好转多少,这最后的结局难免让人唏嘘不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