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古代巴国都城呼之欲出

成都平原的水泽孕育了三星堆、金沙这样灿烂辉煌的古蜀文明,同处四川盆地的巴山峻岭滋养的巴文明,却因为目前发掘研究较少,显得更为神秘。日前,新华社记者来到川东地区,探寻古代巴国的踪迹,并于8月20日在《新华每日电讯》刊发了《探访“宕渠城”遗址:神秘的古代巴国都城呼之欲出?》。

记者要去的是近年来发现的渠县城坝遗址。据史料记载,城坝在春秋战国时代,曾是巴人的一支——古賨(cóng)人所建賨国的国都。“賨人”崇武善战,性情豪爽,且善歌舞,曾参与武王伐纣。

城坝遗址位于四川省达州市渠县土溪镇城坝村,目前考古发现了津关、宕渠城、东周墓地等,2016年被国家文物局列入“十三五”期间重要大遗址名单。驱车进到土溪镇,隔江望去,对面是一个背靠青山、三面环水的半岛,那就是城坝遗址。

此时的长江上游正是丰水期,作为长江支流嘉陵江左岸最大支流的渠江,在夏日骄阳的映衬下,洪波漫涌。记者登船过江,迎接我们的就是城坝遗址的重要发现之一——古津关。津关在半岛的端头、城坝遗址的东北部,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研究员、负责川东北地区考古发掘的领队陈卫东就在这里等我们。

津关是古代在水陆要冲地带设立的关口。“遗址的年代是西汉至魏晋时期,从渠江通往长江必须在津关登记、交税,这是全国发现的第一个津关遗址。”陈卫东说。

2018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考古工作者们在这里发现了300多枚汉代的简牍。这批竹木简牍内容丰富,不仅有当时的法律文书、书信等,还有汉代的启蒙识字课本《仓颉篇》。这是继青川战国木牍、老官山汉墓“扁鹊”医简之后,四川地区第三次发现竹木简牍,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价值。

陈卫东告诉记者,此地在汉代是少数民居聚居区,这批简牍里有当时下级向上级汇报的官方文书,反映了汉代中央政权是如何对少数民族地区进行管理的。其中还有一枚木楬,正面书:“宕渠李温持写鸡一枚”,背面书:“李疆持写耕一枚”。

这枚木楬相当于汉代的“报关单”,“宕渠”是汉代此地的地名,“李温”和“李疆”很可能是一对兄弟,李温带了一只鸡进城,李疆带了一个农具进城。

此外还有书信,习字简,给60岁老人免除劳役的“户口本”,刻有“商标”的汉代签牌,观天象的“式盘”等等。

“这批简牍数量大、内容丰富,汉晋时期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风貌‘跃然简上’,古代宕渠城的繁荣可见一斑。”陈卫东说。

看完古津关,走过一片高高的玉米田,稻田、荷塘、农房映入眼帘,稻香与荷香丝丝缕缕沁入心脾。当地村民告诉我们,还有15天就可以收稻子了。田间小道上铺满了金灿灿的玉米粒,踩在上面卡兹卡兹响,正担心把玉米踩坏了,晒玉米的大姐却叮嘱:“踩深点,别滑倒了!”

没走多远就看到一处被栅栏保护起来的遗址,陈卫东说这就是考古发现的宕渠城西城门,分为城内和城外两部分。城外发现了西城门和一条排水沟,这是目前发现的中国最早砖木结构城门。

据史料记载,公元前316年秦并巴蜀以后,在今川东北区域设宕渠县,治地就在古賨国城。东汉车骑将军冯绲增修,俗名车骑城,其城兴盛长达700余年,其间屡为州、郡、县治所在地。2014年至2018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城坝遗址进行了系统的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确认了此处为宕渠城城址,并且发现了城门等遗址。

在陈卫东的指引下,记者看到仅剩残垣的西城门用有花纹的汉砖砌成,城门一侧,一条砖石垒砌的排水渠保存完整,旁边堆着数以千计的瓦片。陈卫东告诉记者,在这里发现了汉代宕渠城居民屋顶上的瓦片和瓦当,部分瓦当上清晰地刻着“宕渠”两字,考古学家正是根据这种瓦当确认此处为文献记载的宕渠城。

沿着古人修筑的城门进到城里,看到9米至10米宽的古街道遗迹,街道上有三条深深的马车车辙印迹,街道两旁的遗迹显示出这里曾有过鳞次栉比的房屋,可以想见当时的繁华。

在我们参观的时候,当地村民主动告知,老一辈人说这个地方有48口车子井,也就是“车骑井”,就是当地人认为都是冯绲挖的。现在仍然在使用的还有几口,它们的“年龄”超过了2000岁,当地人从汉代一直使用到今天。

65岁的城坝村6组村民鲁丕举领着我们看了其中的一口。老鲁说,这口井最多时曾同时供应800多村民饮用水,这里一共48口汉井,可以想象当年宕渠城人气有多旺。

根据目前的考古勘探,宕渠城和津关只是城坝遗址的一部分,城坝遗址总面积560万平方米,考古学家还发现了战国时期的高等级墓葬。

2019年10月到2020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城坝遗址的另一侧发现4座具有较高价值的战国时期长方形土坑墓,其中3座墓葬保存较好,部分葬具为船棺。

在3座保存较好的墓葬中,编号为M45的墓葬规模最大,长7.9米,宽1.8米,深1.6米,在墓室的一侧下部另有器物坑,内放置有11件青铜器。M45共出土70多件铜器、陶器、玉器等,其中包括虎纽錞于、编钟、铜钲等古代巴人独有的器物,也不乏龙纹玉佩、蜻蜓眼琉璃珠、金剑格柳叶形剑等巴蜀文化交融的精美文物。

陈卫东认为,M45墓葬规模较大,出土文物较多,且等级较高,是巴文化核心范围内新发现的中大型墓葬,填补了战国中晚期巴国大中型墓葬的空白。虎纽錞于、编钟、铜钲等巴人独有的高等级文物,不仅昭示着M45墓主人显赫的贵族身份,也是研究古代巴国的宝贵材料,传说中的古賨国都很可能就在城坝遗址。而由于受峡江地理条件限制,古巴文化中的城址或中心聚落遗址至今较少发现,因而考古界对城坝遗址的进一步发掘寄予厚望。

与之辉映,在与城坝遗址隔江相望的古驿道旁,分布着冯焕阙、沈府君阙、蒲家湾无铭阙等6处7尊汉阙。

阙是中国古代的一种高层建筑,学者认为其至迟出现于西周,定型并盛于汉代,至今绝大多数已从地面消失,仅剩下寥寥的数座遗迹供后人瞻仰。现存石阙中,基本完整的有29座,渠县就占了近四分之一,因此渠县又被称为“中国汉阙之乡”。

陈卫东告诉记者,渠县的古代遗存十分丰富。记者在渠县的中国汉阙文化博物馆里,见到了7000多块保存完好的零散汉砖,上有菱形纹、鸟鱼纹等精美纹饰。

据了解,许多考古学家经过实地考察之后认为,目前的发现只是刚刚撩了古巴国都神秘面纱的一角,城坝遗址一定会有更加值得期待的大发现。随着更多的考古发现和研究,古代巴国都城呼之欲出。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