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一鸣的心里慕岩的地位深不见底

如果,张一鸣但凡有一丝,把慕岩的恫吓放在心上,自媒体从抖音那里打听到的关于慕岩的消息,都不会有这样生动活泼。

相信慕岩找抖音说的,不止这些,毕竟他爆出来的截图里,还有给张楠的业务留言。但抖音筛选透露给外界的,就是慕岩希望能从抖音这儿得到免费的站台、流量;希望能成为其他项目和抖音的中间商;希望自己感受完榜一大哥的爽之后,抖音能把钱再还给自己。

在过去的二十四小时,表面上看,是百合网联合创始人•一个很有社会地位和人脉关系的大佬•限高被执行人•非你莫属boss团成员慕岩,连发四条朋友圈,不断试探张一鸣内心恐惧底线小时。

慕岩的第一条朋友圈,是7月18日9:30发的,小作文写的很长,像一篇婚礼上的小作文那样,温柔地追忆跟张一鸣相识的过往,心疼张一鸣的不易,希望张一鸣未来幸福。

他的第二、三、四条密集攻击抖音的朋友圈,则分别发表于7月18日16:14、17:24、17:49。这从回忆张一鸣少年时眼睛里的光,到后来密集发射三枚炮弹,中间隔了7个小时。

关于这7个小时应该发生什么,慕岩可能做过一些特别美好和谐的想象——比如,媒体根据他的朋友圈小作文,掀起了热烈的讨论,让抖音分外紧张一场危机的到来;比如,张一鸣不得不重新掂量他在江湖上的地位,为手下人对慕岩老前辈的无礼表现出勃然大怒;比如,他此前要求人家回电,结果连条消息都没等来的张楠,打来了夺命连环call;再不济,也得是那个后来竟然也不理他的总监,屁滚尿流地来道歉。

慕岩老师第二、三、四条朋友圈对抖音的攻击路线,大概率是受到了一个月前,黄渊普单挑知乎创始人周源的启发。

在慕岩时隔7个小时,发布的第二条朋友圈里,他热情地向网友发出号召,“欢迎大家举报抖音在产品、技术、运营等的不靠谱现象”,并表示自己要面呈监管部门领导。

而在那之前的6月9号,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刚刚联手发布了《关于依法惩治网络暴力违法犯罪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

7月7日,网信办发布的《网络暴力信息治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有“禁止创建以匿名投稿、隔空喊话等名义发布导向不良等内容的话题版块和群组账号”的条款。

而反观慕岩老师的举报,他最拼的第四条朋友圈,是以暴露自己作为一个限高被执行人,还忝列榜一大哥身份为代价,希望能引爆的抖音涉黄问题。

这么说吧,在搜索引擎上输入“抖音涉黄”,能看到不同年份的抖音涉黄被约谈、抖音涉黄被处罚等新闻。

抖音涉黄这个雷已经以各种图像、视频的形式都爆了几次了,慕岩老师舍出一己之身,贴出几张文字截图,能有多大的杀伤力呢?

这种看到成功的动作就冲上去模仿,不看看大浪的行为模式,不知道能不能解释慕岩老师离开百合网联创的位置之后,就持续创业持续不顺遂的状态。

一个有杀气的对话是“大主播和小主播们的生态严重失衡,根本谈不上一丝一毫的‘共同富裕’!大主播自成一个小圈子,就像已经消失的泰山会”。

另一次是,“大主播横行天下,逼得小主播们只能半夜开播,播到早上,每天如此颠倒作息,无数女主播因此内分泌失调,得了妇科病”。

慕岩为啥要单点出女主播?请注意,一周前有这样一个热搜,“调查显示六成年轻人想当网红做直播”。

张一鸣这一辈的“大佬”都应该读读这句话,然后能想明白一件事,慕岩老师这种坐高铁还不如平民百姓自由,心态上还把自己架在“一个很有社会地位和人脉关系的大佬”的ex大佬,摆出这种又倒茶又下跪的姿态,已经在提刀杀人的加速度上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