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球者》创刊 主编张弘博士做客搜狐聊天实录

主持人:今天是3月22日《踢球者》杂志中文版创刊的日子,我们有幸请到了《踢球者》主编张弘博士、奥地利籍副主编史伟泉、副主编刘阳先生做客搜狐。首先请张弘博士来谈一下《踢球者》中文版的情况,并做一下自我介绍。

张弘:这本杂志主要是背靠德国《踢球者》杂志,《踢球者》中文版主要是以国际足球报道为主,应该说是全部报道国际足球,包括四大联赛,还加上世界杯等一些比赛。我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所有的稿件来源于欧洲和美洲的一线记者。我本人在德国工作、生活了12年。我工作在德国最大的传媒公司贝塔斯曼。我在那里工作了五年,主要从事媒体项目的策划和实施。02年初我回到中国,在02年世界杯之前我出版了一本特刊,叫做《踢球者》特刊,当时卖的不错,基于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踢球者》来到了中国,经过了三年不断的完善,现在终于在今年3月22日上市了。

刘阳:我原来是在国内另一家体育专业媒体工作,主要担任国际部报道的策划,现在认为自己对足球有爱好,也是对国内第一本完全报道国际足球为主的刊物,也就是我在《踢球者》创刊的时候加盟了这个团队。目前担任《踢球者》编辑部的副主编。这是我的基本经历。我也希望努力用我以前的经验为国内唯一一本国际足球报道为主的刊物《踢球者》,做出贡献,也希望能够带给《踢球者》、读者原汁原味的足球刊物。

史伟泉:我是奥地利的,我在奥地利学习了汉学,我在奥地利一边学习、一边在奥地利的媒体工作,我在欧洲读《踢球者》现在已经读了十年多了。

张弘:德文版是国际足球为重点,包括四大联赛,甚至南美、欧美、亚洲。我们是全面报道国际足球。第二个区别,我们的专栏作家队伍比《踢球者》中文版还要庞大,还要多。很多像国际足联主席都是我们的专栏作家,我们的记者是西班牙人说西甲,德国人说德甲,意大利人说意甲,英国人说英超,所以我们所有的记者都是一线的时时、实地的跟踪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特点。

主持人:年轻人更关心国际足球,德国给人的风格更为严谨、严肃,是不是《踢球者》中文版考虑加入了一些轻松、幽默的成份?

刘阳:德国《踢球者》原刊在德国报道足球绝对是独树一帜的,在德国有两大大刊物,一个《足球报》一个是《踢球者》。在足球球迷心目当中《踢球者》的地位是无可取代的。它只关注于足球,对于足球本身的东西是其他刊物报道所具备的,我们当时也希望把德国《踢球者》他们的报道风格引入到中国,我们现在知道在中国媒体报道足球方面搀杂了很多其他的因素,如果其他的因素搀杂太多足球就变味了。我们希望德国《踢球者》原刊能够在中国落地,能够把德国《踢球者》待到中国,能够给中国足球一股清风。希望我们刊物能够像《踢球者》原刊一样,还足球本色,给中国球迷带来一种新的感觉。

张弘:6.9元可以说这个价钱不是很高,这个价格主要源于德国从2006年6月9日举办世界杯的涵义。我们这本杂志可以总结为名贵而不昂贵,名贵是出自原刊,我们的专栏作家队伍是很知名的,还有我们的外国记者都是一流的记者,分布在欧洲、南美洲,他们都给我们报道了很多一手资料,这样的情况下,名贵的打造肯定是高投入,这样的投入跟国内的投入比较的线倍,尽管如此我们为了满足中国广大球迷对国际足球信息的需求,我们还是定了一个相对比较低的价格。以至于不会让很多热爱足球钱包比较蹩的人看不到一流的杂志。我们在中国所有的大城市几乎每周二都能上市。目前来讲主要是通过报刊厅,如果是订阅的话,我们也在探讨,但是目前来讲订阅是非常难办的,大家知道足球信息非常快,如果两三天以后就过时了。现在订阅的需求也非常高,我们也在考虑一种方式,就是电子版,同时纸印刷的杂志通过邮局寄过去,这样他既订阅了这本杂志,又时时读了这本杂志的过程。万事开头难,现在仅限于印刷杂志。

主持人:踢球者杂志为什么选择在周二出版?在这本杂志里面德国队和德甲的报道占到什么样的比重呢?

张弘:如果这本杂志在美洲出版的话,我不会选择在周二,因为欧洲比中国早7、8个小时,等于说欧洲那边的球踢完以后到中国就是下午了,所以我们赶到周二出版。随着手段和我们团队的磨合,我们也不排除可能更早一点,所以这个应该说主要是时差的问题,但是我们现在要做到和《踢球者》原版同步。

关于德甲的问题,我刚才也说了,中国有很大一部分德甲球迷,他们在网上贴了很多帖子也说了很多话,这些话深深地感动了我们。我们有压力一定努力把这个《踢球者》办好。另外一方面中国球迷也关注其他一些球赛,所以德甲在这里不是一个特殊的报道方面,而是和其他联赛一样,当然在我们深度的报道这方面,专题这方面,从试刊到创刊大家已经看到了从这个量上还是比较多的。这个多跟明年的世界杯有关。德甲没有做特殊的处理,但是世界杯是我们的重点。从现在开始每一期有世界杯的专题。

张弘:我个人在欧洲生活、工作了12年。但是我并不是一个专业球迷,我是一个学经济管理的,是做这个项目怎么样好,评价这个的。我对足球不是行家,我从外行来讲,德国的联赛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他们的积淀很深,中国的足球发展比较缓慢,在十年前才引进了联赛。在发展上赶上了欧洲几十年发展的道路。所以产生了一些浮躁,这些浮躁不仅在联赛里面,包括媒体上也有一些浮躁,我觉得中国目前来讲,彻底的应该理智的探讨回归足球的本质。史伟泉既了解汉语又对国际足球比较了解,他的毕论文理论写的又是中国足球文化,我相信他这一点上比我了解。

史伟泉:我记得欧洲联赛有很长的历史。中国的甲A是94年开始的,但是中国足球的脚步改变了,所以他们的历史有很大的好处,中国虽然发达了,但是中国的足球才刚刚开始了。

网友:我比较关心《踢球者》当中大的插页,有很多人喜欢把这个收藏起来,但是咱们的《踢球者》杂志有一些是广告,这一块有没有考虑单独插一个彩页?

刘阳:我们《踢球者》杂志刚刚出刊,还有一些需要梳理。在原刊背面有一些内容,原来上面放了一些比赛数据,这些数据的页码比较有价值。随着我们《踢球者》杂志的不断成熟,对于页码安排的问题和中插的的问题我们会逐渐解决。

张弘:这个问题提的很好,去年11月17号的时候,中国队没有出线,我当天晚上非常沮丧,因为我投入了非常多的项目,我到欧洲拜访了无数的人和组织,大家都非常的支持,中国队那天晚上7:0很遗憾没有进入下一阶段的比赛。我当天感到很沮丧,第二天我一个朋友告诉我说,你没有必要沮丧,你又不报道中国足球,无所谓的,我觉得中国队没有主线影响整个球市,但是另一方面球迷对球的兴趣没有改革,这时候更多人把眼光投向了国际足球。中国的足球没有出线,中国的官员、教练、球员媒都进入了低谷,进入低谷以后大家都变得非常理性,大家都在理性的探讨中国足球的发展。这个时候、这个时间最适合推出这样一个杂志,我们觉得在这个时间推出恰到好处,包括中国足协的官员我们跟他们见面以后,他们也觉得这样一本杂志对于中国目前的足球运动来说是非常需要的,要抛弃过去的浮躁,回味到足球的本质上来,这个也是我们《踢球者》80多年的历史,之所以成为足球的“圣经”也是80多年一贯坚持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这本《踢球者》中文版在中国有很大的前景。

网友:《踢球者》杂志目前招聘什么样的人才?我非常喜欢足球,也非常喜欢上面的文章,请您介绍一下编辑队伍。

张弘:我们需要热爱国际足球,对国际足球有狂热热情的人才。目前我们可以这样说,我们仅仅在北京的团队就来自无中国的东南西北,刚才刘阳副主编来自于中国一家体育专业媒体,史伟泉先生来自于奥地利,所以我们还有一些人来自于其他的媒体,还有一些从国外刚刚毕业回来。他们在工作、学生、生活过程中热爱足球,足球是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也热爱于足球媒体的制作,所以我们全体人员加在一起在北京有40多人,是一支非常优秀的团队。

网友:我非常关心中国球员在德国赛场上的消息,你觉得中国哪位球员最适合德甲,你觉得邵佳一所在的1860有没有机会冲甲?

刘阳:关于中国球员在海外的状况,总体来说由于他们自身的能力和国外闯荡的经验有一所欠缺,总体情况不如日韩,他们在运作经验上都比我们要强一些,但是随着中国联赛的逐步成熟,中国的球员对于海外留洋的认识已经提高到了一个新阶段,我们的球员不是说一定要在国内水平到多高才能出去,其实他们现在已经意识到留洋只是一个途径。昨天我刚刚出刊的时候读了邵佳一的文章,是德国记者写的邵佳一在1860的生存状况,从这文章我们感觉到德国记者对于中国的留洋球员采访时,他们没有太多的内容,报道比较客观,德国记者写到中国球员踢球风格比较不适合。我希望通过我们这个刊物,每次的报道能够让中国读者了解到中国球员在国外留洋的真实的生存状态,当然不是说中国球员留洋前景一片灰暗,德国记者采访邵佳一的时候,他说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他都会把留洋继续下去,这也看出了中国球员的精神。

刘阳:对于这个球队来说这个计划是非常好的。对于这个计划的发展,他们的学习环境应该是非常不错的,但是对于整个中国足球来说这个计划不会有太多的影响力,但是的确是一个基础,如果中国足球跟德国足球进行大范围合作的话,比较以点带面,我觉得08之星是一个点,慢慢扩展成一个面,我觉得这个只是一个初级过程,随着合作的慢慢加深,我觉得更需要改变的是中国目前自身的体制和大环境,不然的话这些小孩子学成之后,很有可能回国被宠坏,就像当年的健力宝。我觉得以08之星为起点,为带动把整个中国足球的管理体制向德国有经验的足球借鉴这方法的内容。等这些年轻球员学成之后,能够把他们所学回归到中国的足球大环境,不至于像当年的健力宝一样完全宠坏。

张弘:刚才我说了我们是国际足球周刊,中国足球也是国际足球的一部分。我们有一两个版关于中国足球,也有一到两页是关于中国足球跟国际足球接轨的问题,现在大家讲经济接轨、贸易接轨很多地方都在跟国际接轨,中国足球也在接轨,中国足球通过联赛已经接轨了十几年。我们《踢球者》在接轨方面有几个方面,一个是报道中国留洋球员,这个报道是以他们的客观的报道。国际足联和欧洲教练员的教练,把他们请到中国来,专门培养中国的教练员,当然我们还包括一些国际的专家和行家他们对中国足球的看法,比如说阿?里汉就为我们专门写了独家专栏,主要就是国际足球跟中国足球接轨方面做一些工作。

张弘:特刊肯定要出的,因为这本杂志诞生于2002年的世界杯特刊,当时我们一周内把15万册销售一空,这是一个奇迹。我们今后会适时出一些特刊,世界杯之前我们也会出一些特刊,包括一些今年年底的世界杯抽签等等一些其他重要活动,我们也有一些特刊,甚至包括一些真正足球界的人士,他们个人的一些背景,比如说非常非常知名人的球王,足球皇帝等个人的背景资料,我们也会制作一些他们的特刊。特别是这些特刊将会在休赛期间推出,我们觉得足球在欧洲的历史已经上百年,我们也想到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欧洲积淀的东西也奉献给我们中国的球迷。

主持人:《踢球者》杂志除了日常出的杂志以外,有没有考虑到定期为一些忠实读者提供一些小纪念品,比如说签名、签名服装,或者和球星近距离接触的见面会等?

张弘:这些活动我们都有,这期《踢球者》我们也有调查表,我们调查球迷希望什么,我们在德国的平台,我们希望满足球迷提出的所有愿望,包括和大牌球星的会面,我们基于如此期刊已经上市了,但是我们是低调的,我们没有做大的发布会等。我们想到这段时间也和球迷进行互动,有可能是在6月9号,有一个大的见面会,当时有中国的专业媒体、跨媒体等,我们在见面会会邀请一些球迷参加我们的会,说不准也会和哪一个漂亮球星跳上一曲。我们有一个宗旨,足球印在纸上,足球在我们心中。我们是从读者的眼光和角度去办这个《踢球者》杂志和周刊的。

网友:目前足球有很多专业报纸和杂志,你们《踢球者》杂志在初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策略参与竞争呢?《踢球者》和国内的媒体有一些什么合作呢?

张弘:这个网友提的问题问的非常独到,问到了我们《踢球者》的核心东西。我们是时效性的杂志,我们有16版深度的报道,这里面有很多特别好的独家专访、专栏、专题都是比较独到的。我们这次的专访有四个。我们和国内很多媒体都在合作,因为国内专业媒体《足球》也好,也有一些专业媒体,各个城市的专业报媒体都愿意跟我们合作,包括像上海的《体育报》也一样,都愿意给我们一些版权。因为在国内足球比较冷的情况下,他们希望有更精彩的国际足球内容,这时候他们希望能从我们这里获得更精彩的内容,我们也愿意跟同行们分享这些足球,这些内容,因为毕竟不是每一个球迷都会买我的周刊,并不会因为这一点我就小气的把内容给大众媒体,大众媒体也不会把我的内容全部都登了。每个城市德国都会有一些杂志登一些我们的内容,这个合作是很广泛的,并不是什么捆绑性的

张弘:有,我们这期有一个Kicker家园,这里面有我们的团队及也有Kicker家园的特色,中国三大特色,全面、精彩、名贵而不昂贵。还有一些内容包括最后第80页有球迷互动,我们希望有一些志愿者加入我们,这些志愿者可以为我们提供读者需求的信息等各种各样好的建议。我也希望可以说这么一本周刊就凭我们这个杂志,编辑部还不能完全满足读者的需求,目前来讲,我们应该说全球范围内将近有100个人员参与这个周刊,但是我希望只有更多的和球迷进行互动,只有更多的倾听他们的声音,我们这本周刊才能办的更符合于中国球迷。

史伟泉:我们现在知道德甲在四大联赛当中的位置不是很高,现在最高的是西甲跟英超、意甲,然后才是德甲,从联赛当中的得名可以看出,德甲各俱乐部的实力跟整个联赛的运作在欧洲还没有达到一个特别顶尖的水平。但是德甲有一个特点,从联赛运作到比赛上形成了德国人独有的行为习惯,特别严谨,每一件事的处理都一丝不苟,他们在进行球队的组织、训练到商业运作上他们不太喜欢炒作的方式,这个是和西甲,比如说皇马的运作方式和英超特别商业化有很大区别的。德国联赛一项处事比较低调,但是并不等于联赛水平其他联赛有多么大的差别。他们联赛给我们的印象可能是德国人本身行为方式上留给人的一种印象,并不是说他们的实力已经下降到什么程度。但是德甲联赛也需要对自己问题重新认识的阶段。比如说引进球员上,德甲球队的实力和资金上都存在一些问题,所以说在这方面德国人可能也在进行反思,我们跟《踢球者》编辑部进行沟通的时候,他们也在反思,说德国足球处在一个非常阶段,很多问题是以前没有遇到过的,包括德国媒体同行他们也在反思,这个对于广大读者是一个问对于广大德甲球迷是一个问题,对德甲本身也是一个问题。

史伟泉:不管他们在德甲联赛踢的好不好,他们每次在世界杯上都踢的非常好。不管他们的人老不老,队员踢的好不好,他们作为一个团队就可以了。

张弘:我对足球不是特别懂,但是我做这个项目我后来有一点感觉,我觉得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的运气很不错,在我碰到问题时候总有人帮助我,所有的杂志人都有合适的人出现在合适的时间帮助我。我觉得如果德国队明年能取得世界杯冠军也好,或者进入决赛也好也是对我几年来的回报,从这一点来讲,我觉得德国队一定会走的很远。

刘阳:德国队本身还是有实力的。现在比如说2002年世界杯的时候,当时德国几乎是从历史发展的最低潮,但是德国的团队协作能力我们看到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球队实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仍能够打进决赛,这说明了德国队的团队协作能力和精神,如果他们在今年或者明年,德国教练在技战术上调整的更好的话,水平会更高。结合自身的风格,我觉得他们会把自身的实力提到一个新阶段。我相信他们会打进决赛。

张弘:我们每周二能够赶出来,并且在3月22日跟球迷见面,我已经很满意了。但是现在还在磨合阶段,跟德国也是跨国的编委会。在这种情况下《踢球者》中文版能成功出来,我觉得很满意。但是这里面还有很多提高的空间。这里面有中国球迷非常了解国际足球,但是国际的足球和足球记者还不是非常了解中国。我们希望架起这座了解的桥梁。中国的足彩猜的不是中国的足球,而是国际的足球。这在国外很多人士都很惊奇。德国人如果没有付费他们是看不到一场德甲的,中国球迷周六快意看一场实况转播,一场录播。中国广大球迷了解德甲比普通的德国人还了解德甲。我有一个词叫“中国的球迷是全球通”。给德国的记者介绍中国的球迷,中国的球迷是多么的热爱足球,但是这个还要有一段时间,我们也希望用Internet的速度满足“全球通”们的资讯需求。

张弘:我这个人没有买足彩,也没有买任何彩票,我本身是学理工的。最近一段时间我到外面吃饭,我到经常从发票里面刮出奖金,有一次我吃了117块钱,一刮出来200块钱。有很多人说你去买才票吧?我一直没有去买,我觉得我不是一个碰运气的人。

刘阳:我倒是经常买彩票,但是我也觉得这个概率非常低,有一个观点我非常赞同,如果你对足球了解的非常深的话,你中彩票的几率也会非常低。足球比赛是经常出现意外的事情,如果你按猜测买彩票,经常与大奖无缘。我对彩买的少,投入的情况比以前少得多了。

张弘:就足彩的问题我们在过去三年多的筹备过程中,有一些中国的朋友也建议我在《踢球者》上放一些足彩信息,据我们了解足彩信息在其他媒体上有很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踢球者》上提供没有特色的足彩信息也没有什么价值,但是现在来看,我们在《踢球者》上提供的数据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全面的,也是最透彻的,因为我们《踢球者》周刊不仅是中国的第一本周刊,也是世界范围内第一本周刊,这里面详细的信息我相信可以给球迷很多信息。

刘阳:《踢球者》在运作过程当中是两种运作方式,一种是杂志的运作方式,一种是报纸的运作方式,首先不谈工作强度的话,在两种工作节奏当中切换对人的要求非常高。另外一个对于杂志的操作上,我们基本上力争做到目前国内体育专业杂志主编水平靠拢。在报纸的结合上,相对于周一体育媒体来说,易操作性更大一些。我们不断得到信息不断充实到里面。我们的信息是非常强的,周一有比赛我们都能报道。

主持人:最后回到中国足球上面,国家队今天启程要赴欧洲进行比赛了,请你们谈一下中国队选择西班牙队这样的强队过招意义在什么地方?在新的足协掌门人的领导下,08年的奥运会,10年的世界杯我们会完成任务吗?。

刘阳:在国家队对手选择的问题上,决定这件事最后的成功因素有很多,不仅仅是我们球迷希望与谁交锋就能如我们所愿,实现我们的想法。其实在运作过程当中有很多困难。但是只要对手水平高,比我们技战术水平强的球队与他们交锋是对我们有益的事情。我希望朱广沪能把中国队带到一个新的层次,但是这个不是人的问题,是需要体制、环境等,所以这一点我希望中国足协领导人有一些新的想法。

张弘:拿一个奥运冠军,或者在世界杯上某一次能够冲进世界杯,这些都不能彻底改变中国的足球状态,中国的足球运动需要像德国足球一样需要很多积淀。回过头想一想,也没有觉得02年的世界杯中国队一下子判若两人了。像德国你看到没有球星,也没有什么大牌人物,但是德国球队为什么能够打出好成绩,这就是德国足球上百年的积累,经过上百年的积累,所谓的“日耳曼”的精神。这也是德国足球百年积累下来的精华东西,我们也希望中国足球能够借鉴德国的这些精华。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