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接触电脑到遭全美通缉他是当之无愧的黑客之王

自从第一台计算机“埃尼阿克”在1946年诞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后,网络便以令人嗔目结舌的速度发展起来了,随之匹配的计算机人才也如过江之鲫的出现。

而60年代的加拿大传播理论家马歇尔•麦克卢汉也曾预言:电子媒介可以把地球变成一个村落,.他不无乐观地指出:“信息的即索即得能创造出更深层次的民主,未来的全球村舒适而开放。”

可惜这个存在于比特世界的村落,既没有“乡规民俗”的束缚,更缺少道德与法律的约束。而那些高举黑客招牌的电脑天才在这个村落里神出鬼没,肆意妄为。

他们既像四条眉毛的陆小凤那样游戏江湖、从不停留,又像老顽童那样维持童心,总要来带你恶作剧来满足自己的乐趣。

没钱的时候,也会学着孔乙己一样,盗点信息换酒喝,并嚷着“读书人窃不算份”;有时也会扮演一个玩世不恭、英雄救美的罗宾汉,制造一点点神幻的浪漫。

于是就有了维基解密的阿桑奇,就有了叫板乔布斯的乔治•霍茨,还有创建了连首富盖茨都很喜欢的网站的亚伦,还有那FBI通缉的凯文•米特尼克。。。

这些响彻世界的名字,这些介乎鬼才和天才之间的黑客精英,以其传奇的网上经历为人赞叹不已,但是网络是把双刃剑,稍不留神,就会闯下弥天的大祸。

今天,头头要说的就是号称“黑客之王”的凯文•米特尼克,他或许不是世界上技术最好的黑客,也不是最令人敬佩的黑客,但他的事迹却是最广为人知的。

巡游五角大楼,登录克里姆林宫,进出全球所有计算机系统,摧垮全球金融秩序和重建新的世界格局,谁也阻挡不了我们的进攻,我们才是世界的主宰。

这位黑客当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甚至被好莱坞给搬上了银幕,这就是电影战争游戏以及骇客追缉令。

1964年出生于洛杉矶的凯文,在3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跟着母亲生活的他,很早就学会了独立,但是父母的离异也在凯文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很大的创伤,所以从小他就性格内向并且沉默寡言。

记得曾经看过这样一句黑鸡汤,天才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但是没有百分之一的天赋,汗水再多也没用。

虽然这句黑鸡汤很多人看过之后都一笑而过,但是头头却是比较认同,而凯文就是这句黑鸡汤的典型代表。

凯文的母亲由于没有什么文化,所以对凯文的教导也是缺乏经验,但是这并没有对凯文超人的智力发育有任何影响。在很小的时候,他就展示了作为电脑天才应该具备的能力。

在凯文小时候有一款非常流行的游戏叫:滑铁卢的拿破仑。这是一个类似于华容道的游戏,棋盘里镶嵌着拿破仑和他的对头——“神圣同盟”的19位将军,在棋子不能拿出来的情况下,通过在棋盘里来回移动,让拿破仑突出重围,到达巴黎,就算取得了胜利。

这个玩具在当时很流行,许多数学专家都爱不释手,经过验证,他们得出结论,这个游戏最快需要78步。米特尼克仅仅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就玩到了跟专家一致的水平,当时他年仅4岁。

上学后,米特尼克成为了一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在与世界各地无线电爱好者联络的时候,他第一次领略到了跨越空间的乐趣。当米特尼克刚刚接触到电脑时,就已经明白他这一生将与电脑密不可分了。

因为从小父母离异的原因,米特尼克缺少安全感,经常受到坏同学的欺负,性格孤僻。通过电台,加入无线电爱好者协会以后,他开始拥有了的自己的小天地。

在电脑世界里,网络空间最让米特尼克着迷。在网络空间,米特尼克暂时摆脱了他所厌恶的现实生活,发泄着他对现实世界的不满。

在上中学的第三年,米特尼克遇到了一位同学,这位同学的父亲也是无线电爱好者,可以盗用电话线路打免费电话。他跟这位同学的父亲学习了如何侵入电话公司的机电系统,并使用电脑来控制它。

从此,他开始着迷于这类“黑客技术”,并自学电脑语言与知识,试图用这种电话系统的电脑,呼入并控制各种各样的系统。一次次的成功,让米特尼克觉得,电脑就像是自己的第二生命。

而在当时,美国已经陆续出现了一些社区电脑网络。而凯文所在的社区网络,家庭电脑能和所有电脑相连,企业、大学甚至连政府部门也可以连通。当然这些电脑之间肯定都有密码封锁着。

在通过打工赚了一笔钱之后,他就入手了一台当时来说性能很不错的电脑。虽后以超出常人的耐心和毅力来破解美国高级军事密码,而且,竟然成功了。当时年仅15岁的凯文成功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内,他和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溜了出来。

这是黑客历史上的一次经典之作。而1983年,好莱坞也以此为蓝本,拍摄了电影《战争游戏》,演绎了一个同样的故事(在电影中一个少年黑客几乎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在破解密码的过程中,米特尼克一开始就碰到了极为棘手的问题,毕竟事关整个北美的战略安全,这套系统的密码设置非常复杂,米特尼克最初设计的跟踪解码程序很快就败下阵来。

但是米特尼克喜欢挑战,他经过努力在两个月时间升级他的跟踪解码程序后,终于找到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部的“后门”。这正是整套系统的薄弱环节,也是软件的设计者留下来以方便自己进入系统的地方。这样,米特尼克就顺顺当当,“大摇大摆”地进入了这个系统。

他向朋友们吹嘘:“我知道美国所有指向天空,指向俄国及其盟友的核导弹的名称、数量和位置!”同伴们不相信,他就打开电脑,让他们开开眼界。小伙伴们终于相信米特尼克说的是真的,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对他当然都佩服得五体投地。对此,米特尼克心理上非常满足。同伴们将他们的特大发现告诉大人,当时没有人相信这些孩子说的是真话。

这件事对美国军方来说已成为一大丑闻,五角大楼对此一直保持沉默。事后,美国著名的军事情报专家克赖顿曾说:“如果当时米特尼克将这些情报卖给克格勒,那么他至少可以得到50万美元的酬金。而美国则需花费数十亿美元来重新部署。”

在一次侵入另一个学校的网站时,他发现了一名以前经常欺负他的坏同学的档案,并决定将这位同学的真实面目揭露给大家,把写着性情温和、无不良嗜好的资料,改为性情暴躁、有暴利倾向。这个学校发现这件事情以后,在系统中设置了陷阱,查出了米特尼克的“行踪”,他也因此被学校开除。

但米特尼克并没有因此停止对计算机网络世界的好奇与探索,他自己打工攒钱买了一台电脑,继续自由徜徉在各大公司与政府部门的网络系统之间。虽然家境窘迫,但他从来没心生恶念,将获取的资料出售或者四处传播,他只是喜欢挑战,并以此作为自己学习的方式,乐此不疲。

不久,他又破译了美国著名的“太平洋电话公司”在南加利福尼亚州通讯网络的“改户密码”。他开始随意更改这家公司的电脑用户,特别是知名人士的电话号码和通讯地址。一时间,这些用户被折腾得哭笑不得,太平洋公司也不得不连连道歉。

公司一开始以为是电脑出了故障,经反复检测,发现电脑软硬件均完好无损,才意识到是有人破译了密码,故意捣乱。当时他们推一的措施是修改密码,可这在米特尼克面前实在是雕虫小技。

偶然间,米特尼克在进入FBI的系统后发现,特工们已经将他的资料记录在案,并准备实施逮捕,他很吃惊,并开始了自救计划。在成功破解FBI“内部电脑系统”的密码后,米特尼克每天跟进关于自己的案情进展报告,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这些特工的调查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成果,米特尼克便准备用小恶作剧嘲笑他们一下,他把几个调查他的特工的资料全部改成了跟他一样的罪犯。

而FBI凭借当时最新式的“电脑网络信息跟踪机”,还是将凯文给抓获了。开始当大家知道这名弄的FBI的特工狼狈不堪的黑客才是一名不到16对的孩子时,许多人都震惊了,而许多惊叹于凯文天才的善良人们纷纷要求法院“法外施恩”从轻发落。

由于当时网络犯罪还没有写入宪法,也没有先例可寻,于是法院仅仅将凯文送进了“少年犯管教所”。于是凯文成了世界上第一名“电脑网络少年犯”。

很快,凯文就被假释了。不过,他并未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网络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一些信誉不错的大公司。在很短的时间里,他继续通过各种方式进入过Sun、Novell、DEC、Nokia、Motorola公司的网络系统,不断发出让人愤怒的错误账单,把一些重要合同涂改得面目全非。这一系列的入侵让政府及企业对他产生了恐慌。

1988年凯文被DEC指控他从公司网络上窃取了价值100万美元的软件并造成了400万美元损失,并因此在此被当局逮捕,而出狱后当局禁止凯文接触处一切电子产品,他们甚至认为只要凯文接触键盘就会对网络造成威胁。

就算如此,FBI也极不放心,为此甚至设下圈套,诱使凯文作案,好再次把他抓进监狱。而对于网络的诱惑,凯文没有一点的抵抗力就轻易上钩了。但好在凯文在FBI内网及时发现了他们的圈套,在逮捕令出来之前就逃之夭夭。

而FBI也立即在全美展开了对凯文的通缉,但是在随后的两年时间内,FBI却从未发现过凯文的踪迹。

而且据说凯文在逃跑过程中,设法控制了加州的一个电话系统,这样他就可以窃听追踪他的警探的行踪。

1994年的圣诞节,对于凯文来说是一个终身难忘的日子,在这天,他向圣迭戈超级计算机中心发动了一次攻击,《》称这一行动“将整个互联网置于一种危险的境地”。

而这次的攻击,不仅让凯文折戟沉沙,也成就了一个因他而成名的电脑专家,这就是被后人称为“美国最出色的电脑安全专家之一”,在该中心工作的日籍计算机专家下村勉。

下村勉当时对凯文的入侵十分愤怒,发誓要抓住这个令自己颜面扫地的家伙,此后他不眠不休,费劲了周折,终于在1995年的情人节发现了凯文的踪迹,并配合FBI将其逮捕。

而当时凯文已经成功入侵了美国摩托罗拉、美国的NOVELL、芬兰的诺基亚、美国的SUNMICROSYSTEMS等高科技公司的计算机,盗走了各式程序和数据。根据这些公司的报案资料,FBI推算的实际损害总额达至4亿美元。

宣称“不是为了金钱”的米特尼克在成功入侵上述公司的数据库之后,又向当时被称之为计算机开拓者、全美电脑第一专家下村勉挑战以一试高低。他在向下村发出事前警告之后,入侵了下村家里的计算机,盗窃出对付“黑客”的软件,并留言声称:“还是我高明。”

当时,下村正在距离米特尼克1000多公里外的一个滑雪地度假。忽然,他随身携带的警报器响了起来。下树立即就明白:有人闯入他的“电脑住宅”。按照美国的有关法律,这是一名违法犯罪的“电脑窃贼”或者“电脑流氓”。主人有权对这种不速之客进行跟踪、追赶,直至抓获后、交给警察部门。个性倔犟的下村当即决定,非要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在追捕过程中,下村仔细分析了对手留下的痕迹,认定对方是一名作案者手。下村决定使用一种特殊的操作方式,使自己的跟踪“电子隐形化”。

可是,狡猾的米特尼克还是很快就发现有人在追捕自己。狂妄自大的他竟然用电子邮件给下村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老子的技术天下第一,你想抓我,简直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下村被激怒了,他决心比一比谁更高明。果然,下村不久就准确地捕获了米特尼克无线电话发出的指令。此后,他换而不舍,顽强追捕这个飘忽不定、时隐时现、变幻莫测的波长。

自然,米特尼克也并非“等闲之辈”。他设置了重重障碍、种种陷阱。可是,经验丰富的下村都将它们—一铲除或绕过。

后来,下村终于找到了那个波长的真正的源头: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的电话交换中心。下村带领联邦调查局特工人员赶到罗利市后,小心翼翼地搜寻。“包围圈”渐渐缩小了。最后,已经缩小到一片布满低级公寓的街区。“罪犯肯定就在这里!”下树兴奋地说。于是,他们开始了24小时不间断监视。最后,他终于确定了这名老练对手的住所。特工人员联络当地警察局,很快就确认寓所的主人是“犯有前科”的米特尼克。

这回特工人员没有马上闯进米特尼克家的门。而是先在周围设伏,等米特尼克出门上班后,再进入他家。下村在米特尼克的电脑上取得了全部确凿的作案证据。此后,他们静静地恭候米特尼克。米特尼克回家开门后,一时间惊得张口结舌、目瞪口呆。联想丰富的他很快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悲哀地说:“我知道,这回我真的完了。”这名美国超级电脑黑客终于落网了。

这位著名的网络黑客终于被判刑,他将在铁窗中度过相当的一段时间。令人玩味的是,心有余悸的三位美国联邦法官一致否决了米特尼克的假释要求,按法官的话说:“如果让米特尼克假释出狱,无异于放虎归山,整个美国,甚至整个世界都要乱了。”

在监禁期间,世界各地支持他的黑客们发起了一场请求美国政府释放米特尼克的行动。他们声称,如果不释放米特尼克,将通过雅虎向世界各地的电脑用户传播病毒。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叫“释放米特尼克”的网站,为他的出狱做倒计时。如此大规模的黑客联合行动,在历史上也是第一次。

曾有“电脑”之称的著名美国黑客凯文·米特尼克出狱后就改邪归正了,目前在向全球各大公司传授反黑客技术。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