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76年“世界上最幸运的两个人”

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于上周五逝世,享年94岁。老布什终于要回家和他深爱的妻子芭芭拉·皮尔斯·布什团聚了。

经历了胜利与悲剧、一场世界大战和四年的白宫生涯,这对前第一夫妇对彼此的爱不仅历久弥坚,而且与日俱增。

老布什是五个孩子中的老二,父母分别是华尔街高管、美国参议员谢尔顿·布什和多萝西·沃克。他的家人和同学,后来还有他的妻子都叫他“波比布什”(Poppy Bush)。

芭芭拉·皮尔斯出生并成长在纽约,是出版业高管马文·皮尔斯和宝琳·罗宾逊四个孩子中的老三。16岁那年,她从南卡罗来纳州的寄宿学校放假,在格林威治乡村俱乐部一年一度的圣诞舞会上遇到了17岁的波比·布什。

在一个共同朋友的介绍下,他们开始跳舞。当音乐变成华尔兹舞曲时,他们坐下来聊天,15分钟后两人都被对方迷住了。

芭芭拉告诉她母亲她遇见了“最好的,最可爱的男孩”,而布什告诉他母亲,他遇到了“舞会上最漂亮的女孩”。

这对十几岁的恋人回到了各自的学校,在信中继续他们的恋情,他们在春假期间团聚了整整一天——在布什邀请芭芭拉参加他的毕业舞会之前,他们一起去看了《公民凯恩》。那年春天舞会结束后,布什陪芭芭拉走回她住的地方,吻了吻她的脸颊。

芭芭拉回忆说:“我飘进自己的房间,让和我同住的那个可怜的女孩整夜没睡,我给她讲了一晚上为什么波比·布什是世界上活着的人中最伟大的。”

波比在给母亲的信中说,他和芭芭拉有许多共同之处,更重要的是,他们有许多共同的价值观。布什也曾和其他女孩约会过,这些年来也有过迷恋,但对他来说,芭芭拉是才他第一个真正的女朋友。

他们相遇刚好在珍珠港被炸后几周,预示着美国将加入二战。1942年6月12日,布什毕业,满18岁,加入海军。在他去接受基础训练之前,他送给了芭芭拉一块手表,他们也第一次真正的接吻了。

1943年,芭芭拉高中毕业,在肯纳邦克港的家中避暑时与布什团聚。她回忆说,被他的家人团团围住这么长时间让她感到害怕,但她最终还是适应了,布什在月光下的海边散步时向她求婚了。

芭芭拉那年秋天被马萨诸塞州北安普顿的史密斯大学录取,1943年12月12日,他们的订婚消息在报纸上公开宣布,这距离圣诞舞会的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近两年。几天后,布什就要出海了,芭芭拉来为他送行时,布什送给她一枚蓝宝石戒指,那是他母亲的妹妹南希·沃克的。

布什后来成为了一名飞行员,还用他爱人的名字给他的三架海军飞机命名,包括一架名为“芭芭拉”的鱼雷轰炸机。

1944年9月2日,布什的飞机在太平洋上空被击落,但他活了下来。很快他回国,并于1945年1月6日与芭芭拉结婚,随后,两人跳上了开往乔治亚州海岛的火车,开始低调的蜜月旅行。从那里,布什给妹妹拍了一封电报:“婚后生活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芭芭拉是个好妻子!”

据CBS新闻报道,芭芭拉曾说:“我嫁给了我亲吻过的第一个男人,当我把这些告诉我的孩子们时,他们几乎要吐了。”

1945年秋,乔治就读于耶鲁大学,芭芭拉从史密斯辍学,夫妻俩搬到了康涅狄格州的New Haven。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乔治沃克布什,美国第43任总统,于1946年7月6日出生。

老布什对棒球的热爱超过了对学术的热爱,他参加了1947年和1948年的世界大学生棒球大赛,但他不知道毕业后该做什么。布什一家考虑在中西部务农,布什为了一份没有得到的工作接受了宝洁公司的面试,并拒绝了一家布料公司提供的广告职位。后来,布什父亲的一个朋友鼓励他去得克萨斯州做石油生意。

于是,这个三口之家来到了德克萨斯州的Odessa,。早些时候,他们住在一套复式公寓的一半,和一对租来隔壁房间的母女共用一间浴室。在德克萨斯州过第一个圣诞节时,他们已经有了一套带浴室的公寓。

当时,布什在石油业崭露头角,他们搬进了一幢面积1,500平方英尺的新房子。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杰布·布什出生于1953年2月11日。但不久之后,悲剧发生了,罗宾被诊断出患有白血病,经过7个月的战斗后去世。布什夫妇把她的遗体捐献给了科学,希望进一步的研究能帮助其他家庭免受痛苦。

芭芭拉回忆说,在那个时代,悲伤是关起门来处理的,没有人真正谈论如何处理失去和沮丧,也没有人知道该对布什夫妇说些什么。他会让她开口说话,而她却陷入了无声的悲伤之中,甚至没有意识到他正在慢慢地把她从深渊中拉出来。

布什总统说,罗宾的死“让我认识到,生活是不可预知的,是脆弱的”,以及“家人和朋友的重要性”。他说,虽然他的“生命意义”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但除了“继续前进,勇往直前”,他们最终什么也做不了。在他的总统任期内,他会在椭圆形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放一张罗宾的照片。

1955年,他们的儿子尼尔·马龙·布什出生;1956年,马文·皮尔斯·布什出生;1959年,他们最小的女儿多萝西·沃克·布什出生。

乔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余下的职业生涯就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历史,因为他先后参与了地方、州、乃至国家的政治活动。

1979年,他加入罗纳德·里根的总统竞选阵营,1981年至1989年担任副总统,成为美国第41任总统,芭芭拉成为美国。当她丈夫竞选参议员时,芭芭拉会在招待会上为潜在选民做意大利面。

20世纪70年代,布什支持芭芭拉度过了一段抑郁期。她曾回忆说,“一晚又一晚,乔治抱着我哭泣,而我试图解释我的感受,我几乎想知道他为什么不离开我。”而布什从来没考虑过离开的这个option。

在20世纪80年代,有传言说乔治·布什对他的妻子不忠,但芭芭拉是最后一个会以任何方式表现出不安的女人。

布什连任失败后,这位前曾称她的丈夫为“德克萨斯州最好的洗碗机”。但这对夫妇至少拥有了彼此——他们几乎是骑着马消失在夕阳中。他们回到德克萨斯,在缅因州避暑,在佛罗里达州打高尔夫球和钓鱼,溺爱他们的13个(最终是17个)孙子孙女——芭芭拉叫他们“格兰德家”。总之,他们看起来很享受提前退休。

前总统布什的白宫办公厅主任John Sununu说,“当我们在白宫想到他们时,我们把他们视为一个组合。虽然她没有在白宫公开露面,但我们所有人都清楚,总统依赖她,听取她的建议,并认为她是在做出所有艰难决定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回顾他们在一起多年的时光,芭芭拉在1994年的回忆录中写道,她和丈夫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两个人。当尘埃落定,人群散去,重要的是信念、家人和朋友。我们得到了极大的祝福,我们知道这一点。”

在妻子去世后的首次公开声明中,这位前总统说:“我一直都知道芭芭拉是世界上最受爱戴的女人,事实上,我曾经取笑她,我对这个事实有一种情结。”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