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克城号航空母舰 (CV-5)🔥USS Yorktown

)是一艘隶属于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为约克城级航空母舰的首舰。她是美军第三艘以约克城为名的军舰,纪念美国独立战争中的约克城围城战役。

约克城号在1934年开始建造,在1936年下水,于1937年服役。及后约克城号参与了海军最后两次的舰队解难演习(Fleet Problems),并在1940年编入驻太平洋的战斗部队(Battle Force)。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在欧洲进行中立巡航,而约克城号也在1941年4月调返大西洋舰队,防备纳粹德国海军进入西半球攻击商船。同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约克城号旋即调到美国太平洋舰队,并参与美国在太平洋战争早期的多场行动,包括掩护陆战队增援美属萨摩亚及马绍尔及吉尔伯特群岛突袭。

1942年5月,约克城号在珊瑚海海战受到重创,但在72小时的短促维修后赶及参与6月初的中途岛海战,并与企业号联手击溃日本的航母部队,扭转战争局势。不过日军在该海战再次重创约克城号,更迫使美军放弃拯救,使约克城号最终在海上翻沉。海战结束后四个月,美国海军将约克城号除籍,并把正在建造、舷号CV-10的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更名为约克城,以纪念其战绩。

约克城号在1934年5月21日于纽波特纽斯造船厂开始建造。其时美国经济尚未从经济大萧条中回复,而美国国会又紧缩海军经费,使约克城号的建造进度缓慢。1936年4月4日,约克城号下水,由当时的埃莉诺·罗斯福掷瓶,但舰只设施尚未建造完毕。1937年9月30日,约克城号终于在海军正式服役,旋即与驻舰的新航空团在近海训练。

1938年1月9日,约克城号前往加勒比海试航,并途经美属维尔京群岛、海地、关塔那摩湾及巴拿马运河地区。3月6日约克城号返抵汉普顿锚地,并进入诺福克海军船厂维修。维修后约克城号留在近海训练,并与稍后服役的姊妹舰企业号组成第二航母团(Carrier Division 2)。

1939年1月初,约克城号与企业号南下加勒比海,与前来的太平洋舰队军舰会合,预备参与第20号舰队解难演习。演习前夕约克城号等与驻太平洋的列克星敦号及突击者号集结,在金恩中将指挥下作联合飞行特训。这是美国当时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航母集结,海军要到1943年10月才有能力编组更大规模航母舰队。不过,由于约克城号及企业号的航空团欠缺训练,故此只获准在天气良好及日间派出飞机执勤,避免意外发生。

2月20日,解难演习正式举行。演习分为三部分,首部分是战略演习,海军将舰队分为黑方及白方:黑方扮演岛屿防守国家,负责守卫波多黎各;而白方则扮演进攻国家,由亚速尔群岛前往登陆波多黎各。约克城号、列克星敦号及企业号被编入白方,而突击者号则编入黑方。在金恩的指挥下,21日约克城号等搜索突击者号不果,仅“击沉”黑方数艘前来拦截登陆部队的巡洋舰。23日金恩派约克城号专责舰队防空,而将攻击任务转交另外两艘航母。这使约克城号错过了演习后段的大部分空战。首阶段演习以双方接手告终。第二阶段演习为战列舰之间的舰队决战,约克城号等仅从旁辅助,派鱼雷及俯冲轰炸机攻击对方水面军舰。第三阶段则是登陆演习,舰队与陆战队联合登陆波多黎各库莱布拉岛(Culebra)。

解难演习在27日结束后,约克城号继续在加勒比海与舰队演习,然后回到汉普顿锚地。起初海军打算在4月29日将所有舰队集结到纽约,为世界博览会揭幕,既向国内宣传海军之重要,亦让舰队水兵可稍作休假。不过美国总统小罗斯福为免太平洋军力过低,在4月15日下令驻太平洋的战斗部队(Battle Force)返回驻地。与此同时,约克城号与企业号一同调往太平洋,与突击者号交换岗位。20日约克城号离开诺福克,在一星期后横越运河,正式加入战斗部队,并将母港转移至圣地亚哥。

转到太平洋后,约克城号继续日常训练。1940年4月1日,海军在太平洋举行第21号舰队解难演习。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驻大西洋的军舰须进行中立巡航,故无暇参与。是次演习分为八部分,包括动员、追截偷袭部队、特殊战术性演习、补给及重组、占据远距基地演习、休整及演习后检讨。4月3日追击演习在美国西岸举行,约克城号被编入扮演日本的黑方舰队,模拟从“马绍尔群岛”(旧金山)前往公海,与攻击珍珠港后的日本偷袭部队会合,以安全撤返西太平洋;而扮演白方的美国舰队则从“美国本土”(中美洲海域)前往拦截,阻止两支日本舰队会合并撤走。黑方指挥原寄望恶劣天气可掩护部队与攻击珍珠港的舰队会合,但东太平洋的天气却不似预期。这使约克城号在4日被列克星敦号及萨拉托加号的机队轻易发现而遭受“重创”。4日至5日清晨双方断续进行夜战,约克城号在破晓前派出机队前往攻击白方舰队,但只有少量飞机成功搜索目标。5日演习以白方成功阻截黑方会合告终。至于在19日举行的占据远距基地演习,约克城号编入扮演美国的深红部队,守备扮演日本、实力较强的紫色部队占领夏威夷。21日约克城号的特遣舰队被列克星敦号发现,并遭列克星敦号“击沉”;但在“沉没”前约克城号成功派出反击机队,不但“击伤”列克星敦号,更“摧毁”列克星敦号飞行甲板以及其大部分机队,使列克星敦号同时在演习失去作战能力。不过由于双方舰队均不谐夜战,演习最终并没有明确胜负。

演习结束后,小罗斯福下令战斗及侦察部队(Scouting Force)将母港由圣地亚哥前移至珍珠港,以威慑加紧侵华的日本。此后约克城号与其他航母轮调,在中太平洋及美国西岸之间巡航。1940年7月约克城号装上了CXAM雷达,为海军首批安装舰载雷达的军舰之一。

1941年初,英国的海上运输线饱受纳粹德国的潜艇攻击。为此美国海军军令部长史塔克与小罗斯福制定了“欧洲优先”策略,将新近重设的太平洋舰队军舰调到大西洋,以协助英国。4月20日约克城号离开珍珠港,在5月12日抵达美国向英国租借的百慕大军港,并编入Arthur B. Cook少将指挥的第三航母团,与突击者号及胡蜂号同行,在西经30度以西的中大西洋海域作“中立巡航”,防避德国海军水面军舰进入西半球(月底德国派出俾斯麦号战列舰及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突破大西洋)。9月1日海军开始为跨大西洋商船护航,并曾与德国U艇交火,互有舰只损失。在5月到12月之间,约克城号一共在大西洋进行四次巡航。

1940年6月,约克城号在圣地亚哥搭载飞机,预备运载到夏威夷。两个月前约克城号参与了第21号解难演习,演习结束后罗斯福下令舰队将基地迁至珍珠港,以威慑日本;约克城号此后开始在圣地亚哥及珍珠港之间轮调,直至1941年被调往大西洋为止。

是于1942年2月1日由美国海军航空母舰和其他舰艇部队对在马绍尔和吉尔伯特群岛的日本帝国海军守备部队进行的空袭和海军火炮攻击行动。日本驻军是由第4舰队司令井上成美海军中将指挥。在岛上的日本飞机属于由后藤荣次海军少将指挥的日本海军第24航空战队。美国军舰部队由威廉·哈尔西海军少将指挥。

〔空袭〕空袭由第8、第17两支美国航空母舰特遣舰队实施,原本计划加入攻击的第11特遣舰队在1月23日离开夏威夷后由于负责补给的内奇斯号油轮(英语:USS Neches (AO-5))遭伊172号潜舰(日语:伊号第百七十二潜水艦)击沉,被迫放弃任务。

美军航空母舰在1月23日先开赴美属萨摩亚完成运输海军陆战队的任务,1月26日自帕果帕果出航,1月28日特遣舰队一分为二,分别朝攻击目标航行。

从第17特遣舰队(英语:Task Force 17)的飞机,由海军少将法兰克·杰克·弗莱彻指挥,航空母舰“约克镇”号在凌晨2点至3点间放飞攻击机队,28架攻击机攻击贾卢伊特、5架攻击机扑向米利,9架攻击机攻击马金(布塔里塔里)岛。

凌晨4点,贾卢伊特环礁、马金岛遭到美军空袭,主要集中破坏地面设备,船只仅有关东丸号运输船轻微受损,贾卢伊特攻击群在上午7点半返航。马金岛攻击机队炸伤了特设炮舰“长田丸”,并击毁了2架飞行艇。米利环礁的攻击队主要攻击的是当地仓库,因为该地的机场尚未完工。第17特遣舰队对这三个据点的日本海军设施造成中度程度的破坏。约克镇号所属的4架TBD蹂躏者式鱼雷轰炸机、3架SBD无畏式攻击机空袭后未返航,以及1架盐湖城号重巡洋舰上搭载的水上飞机被击毁。约克镇号在回收飞机时遭到日本海军飞行艇寻获舰队位置,舰上搭载的战斗机随即将其击落,因此舰队最终摧毁了3架飞机。原本第17特遣舰队计划在下午实施第二波攻击,但衡量当日的天候不佳已造成机队损失,且夜间回收舰载机的危险性太高,故打消了攻击计划。

来自美国第8特混舰队的飞机,由哈尔西指挥,并集中在航空母舰“企业”号,袭击了瓜加林、沃杰和马朱罗环礁。同时,巡洋舰和驱逐舰炮轰炸沃杰和T马朱罗。空袭对3个岛屿上的海军驻军造成轻至中度的损害,击沉3艘小型战舰和击伤数艘其它舰艇,包括轻巡洋舰“香取”号和击毁15架日本飞机。美国巡洋舰“切斯特”号(英语:USS Chester (CA-27))被一枚日军战机投掷的炸弹命中,轻微受损,6架企业号所属的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空袭后未返航。

在空袭完成后,两支特遣舰队立刻从该地区撤退。日本帝国海军原先派出9艘潜舰追击,但没有寻获目标;第四舰队原计划派出4艘重巡洋舰,甚至在靠泊在楚克环礁的南云机动舰队也派出了舰载机紧急配给第24航空战队追踪敌踪,但都未能寻获美军动向。第17特遣舰队在2月6日返回珍珠港。

〔后续和影响〕该突袭没有什么长期的战略影响。最初日本海军派出两艘航空母舰追击第16和第17特混舰队,但很快就放弃了追击,并继续支援正在进行战斗的日军,随后成功地征服了菲律宾和荷属东印度群岛。但是,该突袭的确有助于提升美国海军和美国公众的士气,从当时仍然在偷袭珍珠港和损失威克岛的伤痛恢复过来。该行动也对航空母舰舰载机行动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有助于美国未来对日军的作战。对日本来说,日本显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分散的岛屿上驻军形成外围防御圈的概念有严重缺陷,因为驻军之间相距太远,难以有效的互相支援,防止敌航空母舰部队穿过。

12月7日,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美国在次日正式向日本宣战。由于太平洋舰队遭到重创,海军决定将部分大西洋军舰调返太平洋。约克城号在换上24挺单装奥利冈20毫米防空机炮后,于16日离开诺福克,在30日抵达圣地亚哥,并担任弗莱彻少将的第17特遣舰队旗舰。

1942年1月6日,约克城号离开圣地亚哥,掩护陆战队增援美属萨摩亚帕果帕果;而在行驶途中,日军潜艇在11日炮击了当地,使增援看似更为必要。23日约克城号及运输舰平安抵达目的地,但同日日军开始登陆拉包尔,并迅速控制了俾斯麦群岛。

为摆脱被动,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尼米兹决定派航母空袭马绍尔群岛及吉尔伯特群岛,以提升舰队士气。25日约克城号与哈尔西指挥的企业号编队一同离开萨摩亚,前往中太平洋。31日两舰分道扬镳,约克城号前往空袭贾卢伊特、马金(Makin Atoll)和米利三个马绍尔南部环礁,而企业号则空袭北部的沃特杰、艾卢克、夸贾林及马洛埃拉普环礁。由于恶劣天气之故,约克城号在2月1日的空袭成效甚浅,只轻伤了数艘小型船舰;而企业号虽取得较多成果,但攻击本身仍然不尽人意。2月7日约克城号返抵珍珠港补给,而企业号则在8日入港。

2月17日,约克城号前往珊瑚海,会合较早出发、由布朗(Wilson Brown)中将指挥的列克星敦号编队,预备空袭拉包尔。两舰在3月6日于新赫布里底群岛外海会合,然后向西进发;但两日后美军接获日本登陆莱城及萨拉马瓦(Salamaua),并迅速击溃薄弱的澳大利亚守军。布朗与列克星敦号舰长薛曼(Frederick C. Sherman)商讨后,决定将攻击目标更改为莱城及萨拉马瓦,以打击立足未稳的日军。10日两舰派出104架飞机飞越欧文·斯坦利山脉(Owen Stanley Mountains),然后攻击两港口的水面舰只。虽然日军对空袭毫无防备,但港内船只却多半没有下锚,并迅速开动回避攻击。这使两舰的空袭效果大打折扣:次日美国陆军航空队的B-17轰炸机飞越莱城时,发现港口内几乎没有船只受损;而战后调查发现约克城号等仅击沉了一艘扫雷舰、一艘运输舰以及金刚丸辅助巡洋舰。

空袭后约克城号及列克星敦号撤出珊瑚海,并在16日于新赫布里底群岛外海分开。列克星敦号航向东北,返回珍珠港补给;而约克城号则往东方的汤加,并在20日在汤加塔布岛下锚休整。

约克城号进入汤加当日,尼米兹根据连日情报,判断日本即将在5月3日登陆莫尔兹比港,直接威胁澳大利亚。此时海军只有约克城号及列克星敦号可前往珊瑚海支援:企业号及大黄蜂号刚完成空袭东京,难以赶到南太平洋;而萨拉托加号仍在美国西岸维修。4月27日,约克城号离开汤加,返回珊瑚海巡航,并在5月1日与费区(Aubrey Fitch)少将的列克星敦号分队会合。

5月3日,麦克阿瑟向正在珊瑚海东南面的弗莱彻通电,指日军已经登陆图拉吉。此时美军仍未掌握进攻莫尔兹比港的部队动向,弗莱彻决定先派航母空袭图拉吉的登陆舰队;但由于费区预计列克星敦号要到4日才完成补油,弗莱彻只好派约克城号北上,在厚云雨带掩护下进行空袭。5日早上6时至下午2时之间,约克城号一共派出三波飞机,攻击图拉吉的登陆军舰,但成效不大。不过此举却使井上成美注意到美国航母已经在附近海域,而延迟进攻莫尔兹比。

接着美日双方继续搜索对方航母。6日澳大利亚海军少将约翰·喀瑞斯(John G. Crace)的巡洋舰队成功抵御日军航母攻击,使井上进一步推迟进攻莫尔兹比。7日早上美国及日本指挥都先后被情报误导,以为已经发现方航母主力。弗莱彻率先在9时30分前后,派列克星敦号及约克城号共93架飞机前往攻击敌舰,但到10时30分才发现情报出错。然而列克星敦号的机队在11时左右仍发现了祥凤号航空母舰,并率先将其重创;15分钟后约克城号的机队加入战团,并使祥凤号在35分沉没。而日军则因错误情报,最后仅击沉了尼奥绍号舰队油船以及西姆斯号驱逐舰。

8日清晨,双方同时派出侦察机搜索,并几乎在相同时间发现对方。弗莱彻在9时15分先派出约克城号的机队,然后在25分才派出列克星敦号飞机。虽然日本航母较美国更早派出飞机攻击,但双方的飞机几乎同时间抵达对方上空。11时约克城号的鱼雷轰炸机发现翔鹤号航空母舰,但攻击全部无效;紧接而来的俯冲轰炸机则有两枚投弹命中。至于列克星敦号的机队则因航向错误,大部分均没有找到目标,只有一队俯冲轰炸机再次找到翔鹤号,并有一枚投弹命中。

当约克城号的首轮机队抵达日军航母前夕,10时55分列克星敦号的雷达发现日军攻击机队。虽然费区早已预料日军机队将在11时左右前来攻击,但当时两舰在空中的F4F战斗机却刚好缺油而要降落,使空中防卫锐减。11时20分列克星敦号先被鱼雷击中,而约克城号则在5分钟后被一枚炸弹击中。炸弹穿过接近舰桥的飞行甲板,在第四层甲板爆炸,造成多人死伤。约克城号虽仍可继续飞行作业,而大火很快便被损管人员扑灭,但三座锅炉却因攻击受损而无法运作,使舰速因此下降至25节。至于另外数枚在舰体旁边爆炸的炸弹,其冲击波一度将约克城号舰艉扯离水面,同行驱逐舰的水兵甚至可看见其四轴螺旋桨在半空打转;而舰身也有数处被爆炸扯破,导致约克城号不停漏油。

空袭过后,列克星敦号因内部油汽被点燃而引发连串爆炸。在美军抢救期间,约克城号收回了部分列克星敦号的机队。列克星敦号最终在晚上被美军放弃并击沉,而约克城号等则撤出珊瑚海。11日弗莱彻命金凯德少将带部分巡洋舰及驱逐舰到努美阿,而约克城号等则前往汤加塔布休整。

珊瑚海海战结束后不久,太平洋舰队司令部透过破译日本通讯密码,得悉日本即将在6月初派四艘航母进攻中途岛,而当时美军在中太平洋只有两艘航母。尼米兹即时要求弗莱彻将约克城号带回中太平洋。当约克城号拖着10浬长的油迹前往珍珠港时,尼米兹已经先派工程师到约克城号检查损坏。到27日下午2时30分约克城号进入干船坞后,尼米兹更亲见检查约克城号的受损情况。弗莱彻先向尼米兹报告,指约克城号被炸弹击中的损毁并不严重:飞行甲板的破洞在战斗当日已经填补,而所有发电机及飞机升降台也运作正常,25节的极速也足够迎风派出飞机。真正难以维修的地方,反而是在约克城号舰体外爆炸的炸弹造成。由于该等爆炸使龙骨受到一定损毁,费区预计约克城号要回到布雷默顿的普吉湾海军基地,并花上90日才可完成维修。

然而,尼米兹并没有90日时间,并不惜一切恢复约克城号状态。按照海军安全程序,航空母舰进入干船坞后必须用一日卸载所有航空燃料,但尼米兹却下令绕过这道程序,并且下令维修人员在三日内将约克城号复修至战斗状态。由于是次维修只是临时性质,海军工程师没有准备任何蓝图,而是用胶合板制作舰体破洞模具,再拿到岸上钢铁工房倒模制造,然后运回舰上直接烧焊填补。尼米兹亦特别打破檀香山的夜间灯火限制,在约克城号四周树立射灯,使维修可昼夜进行。为了维修约克城号,船坞的耗电量一度超出檀香山的发电上限,使市内部分地区一度强制停电,以腾出更多能源到船坞。在维修以外,尼米兹同时重整了约克城号的受损机队,并将萨拉托加号留下的俯冲轰炸机队调到约克城号。29日上午11时,约克城号的干船坞重新注水,并用上余下时间补给军需。到30日上午9时约克城号离开珍珠港时,舰上仍有少量维修人员工作,动力系统也没完全修复而航速受限,但整艘航母已恢复基本战斗能力。

6月2日,约克城号与斯普鲁恩斯少将的企业号及大黄蜂号会合,并在中途岛东北海域埋伏,静待日本航母攻击中途岛。4日清晨4时30分,日军航母开始派飞机空袭中途岛,而与此同时弗莱彻则派约克城号10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前往搜索日本舰队。5时34分,弗莱彻截获一架PBY侦察机的通讯,约莫了解日本“两艘航母”位置后,命斯普鲁恩斯的企业号及大黄蜂号先派飞机攻击,而约克城号则会殿后,以待更准确情报再作出击。7时2分,企业号及大黄蜂号开始派出舰上全部机队;而约克城号则在8时38分派出舰上一半飞机增援。

9时25分至10时之间,大黄蜂号、企业号及约克城号的鱼雷轰炸机先后攻击日军舰队,但全部无功而返,更几乎全军覆没。大黄蜂号的俯冲轰炸机未有跟随同舰的鱼雷轰炸机转向西南,继续向正西方搜索日军的另外“两艘航母”。不过美军并不知道日本将四艘航母集中,故此大黄蜂号机队最终没有遇到任何敌军。然而企业号的俯冲轰炸机却意外接获日本航母新位置情报,而及时转向;较迟起飞的约克城号机队则采用偏北的搜索路线,无需再作绕道。结果在机缘巧合下,约克城号与企业号的俯冲轰炸机在10时16分一同出现在日本机动舰队上空。22分至28分,企业号的机队由南向北进发,并击毁赤城号及加贺号;而由东向西的约克城号机队则摧毁了苍龙号。

不过,约克城号很快便遭到日军反击。早在8时20分,日本利根号重巡洋舰的侦察机便曾向南云忠一报告,发现殿后的约克城号,使南云下令将各航母飞机更换武器;赤城号等三艘航母受到攻击时,飞龙号航空母舰虽然位处苍龙号以南,但约克城号却没有俯冲轰炸机可供发动攻击,而飞龙号的机队当时又即将准备妥当。10时50分飞龙号先派出俯冲轰炸机攻击约克城号。正午时分,首波18架九九式舰上轰炸机抵达约克城号附近,其中六架突破F4F及护航母防空阵线,并向约克城号投弹。在数分钟内约克城号先后被三枚250公斤炸弹击中:首枚炸弹击中舰岛后方飞行甲板,并在一座1.1吋防空炮旁边爆炸;第二枚炸弹击中舰体中央,穿过飞行甲板及机库,最后在烟囱下方爆炸,摧毁了锅炉上方的烟道,同时炸毁两座锅炉,并使另外三座锅炉熄火;至于第三枚炸弹则击中舰艏升降台,再在第三层甲板爆炸,并在储藏库引发大火。这波攻击使约克城号一度失去大部分动力,在海上停驶;雷达暂时失灵,无法侦察日本飞机;而全舰通讯系统也一度中断,迫使弗莱彻将旗舰转移至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

下午1时15分弗莱彻转移指挥系统后,下令新奥尔良号重巡洋舰前往拖行约克城号。不过约克城号舰内的抢修工作却渐见成效:飞行甲板的破洞在短时间内已由木板填补;发动机室的水兵冒着窒息风险,使约克城号仍有一个锅炉可以运作发电,向抢修人员提供必须能源。1时30分约克城号另外三个锅炉恢复运作,到40分约克城号恢复行驶,并逐步加速至16节,无须新奥尔良号拖行。

此时飞龙号的机队已经返抵母舰。得悉美军拥有三艘航母后,山口多闻在1时30分派出余下的鱼雷攻击机。当约克城号恢复航行之际,护航的彭萨科拉号重巡洋舰(英语:USS Pensacola (CA-24))雷达发现山口的机队迫近。约克城号即时准备战机迎击,并赶及派出八架F4F,但仍不足以拦截日机。2时30分日本鱼雷轰炸机开始攻击约克城号,并在稍后投下四枚鱼雷。约克城号勉强避过两枚鱼雷,但另外两枚鱼雷则在42分击中舰体左舷。爆炸及引发的火灾,使约克城号所有锅炉都无法使用,并将舰体左舷炸开,开始大量入水;而海水迅速淹没水线下的发电机房,使舰只完全丧失电力;舵机亦被鱼雷攻击卡死。约克城号不久便再次停驶,并逐步向左倾斜。

在缺乏电力之下,约克城号的损管人员无法泵走入水以及救火。再加上恐于舰体即将倾覆,约克城号舰长毕马斯达(Elliott Buckmaster)在2时55分下令弃船,而所属机队全部降落到企业号;其时约克城号已向左倾斜26度。约克城号被鱼雷击中后三分钟,舰上部分侦察轰炸机降落到企业号,并将飞龙号的动向亲自传达给接管战术指挥的斯普鲁恩斯。下午3时30分,企业号派出24架SBD反击(当中有10架来自约克城号),并在5时将飞龙号摧毁。

傍晚斯普鲁恩斯收回所有飞机后,即时向东后撤,而没有追击日本舰队;而弗莱彻则派休斯号驱逐舰(英语:USS Hughes (DD-410))留守约克城号。5日早上美军开始追击日军,此时休斯号发现约克城号在海上漂浮一夜后,竟然仍未沉没:舰体只有少数地方起火,而倾侧仍然维持在26度左右,显示舰体没有继续入水。休斯号即时向舰队请求协助,并向太平洋司令部汇报,认为约克城号仍可拯救。不久休斯号的搜救队更在约克城号找到两个生还者,其中一人在稍后死去。

毕马斯达接到休斯号的信息后,即与弗莱彻相讨,同意恢复拯救;而弗莱彻更即时派出两艘驱逐舰增援。不过当时约克城号的生还船员已经分散在不同的驱逐舰,毕马斯达用了整个上午,才将约克城号的抢修人员集结到重巡洋舰,然后到下午170名抢管人员才登上哈曼号驱逐舰(英语:USS Hammann (DD-412))。下午2时26分从夏威夷赶至的一艘拖船尝试拖走约克城号,但因强烈季候风之故而寸步难行。傍晚6时哈曼号及另外两艘驱逐舰终于起行,并在6日凌晨与先出发的驱逐舰会合。

6日破晓时分,哈曼号开始为约克城号提供电力,并利用驱逐舰水泵扑灭约克城号最后的小火;损管人员开始为约克城号平衡重量;而其他驱逐舰则在外围组成反潜防护圈。到下午约克城号的倾侧已减少至20度,舰体入水情况亦大幅改善。然而日本伊168潜艇却在此时成功避过驱逐舰侦测,并在下午1时30分向约克城号发射四枚鱼雷。首枚鱼雷击中哈曼号,使之在五分钟后沉没;接着两枚鱼雷穿过哈曼号下方,然后击中约克城号右舷;而最后一枚鱼雷则仅仅斜出没有击中。攻击使约克城号右舷加速入水,迫使毕马斯达再次下令弃船,与损管人员一同撤回拖船。

毕马斯达原寄望在7日破晓时分重返约克城号,但约克城号却在6日晚上加速入水。到7日清晨时分,约克城号逐渐向左舷翻滚倾覆,显然无法挽回;护航的驱逐舰只好放弃搜救,并全体下半旗向约克城号致敬。4时58分,约克城号终于沉没。

约克城号沉没后,海军内部曾有意见质疑毕马斯达的处理手法,指约克城号在5日下午弃船后没有加快倾侧,意味着舰体的入水已经受控,故此约克城号本应可被拯救过来,而毕马斯达有过早弃船之嫌;另外,约克城号的弃船程序似乎过于仓促,以至6日早上休斯号驱逐舰仍找到两位生还者,而不少仍未带走或销毁;最后毕马斯达在5日征集抢管人员过久,以至日军潜艇有机可乘。然而海军事后调查认可了毕马斯达的做法,指当时约克城号内部完全失去动力,无法自行排水。而在弃船前夕,约克城号仍继续向左舷倾侧,再加上全舰通讯系统几近瘫痪,毕马斯达根本无法预料舰体的入水是否已经受控,其弃船决定是以全舰官兵的生命安全考虑优先。虽然弃船命令只能靠口传以及无需电力运作的电话筒传达,但约克城号的死伤人数已经尚算轻微。事实上约克城号全舰约有2,300人,在空战中有32名飞行员死亡,而舰员因日军攻击丧生的人数仅为54人。针对约克城号抢管人员的征集困难,尼米兹在6月底向舰队下令,要求所有军舰在面对可能弃船的危机时,必须预先编集抢修部队,且只可在最后一刻离舰,并必须集结在同一艘救援舰上待命。

舰长毕马斯达在返回珍珠港后递交约克城号的战斗报告,请求海军考虑将一艘新航空母舰命名为约克城号,以延续其“战斗意志”。同年9月26日,海军将一艘建造中的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更名为约克城号。新约克城号在1943年1月21日下水,并再次由罗斯福夫人进行掷瓶仪式。同年4月新约克城号服役,首任舰长为约瑟·格洛克(Joseph J. Clark)上校;格洛克在1941年5月至1942年1月期间曾为旧约克城号的副舰长。

1999年5月,泰坦尼克号的发现者、著名海洋学家罗伯·巴拉德(Robert D. Ballard),带同一批参与中途岛海战的美日老兵,回到中途岛海域,寻找海战中沉没的双方军舰。19日巴拉德的潜艇重新发现约克城号。在沉没56年后,约克城号舰体向右舷倾斜25度,斜躺于水下五公里的海床;木质飞行甲板仍然完好保存;舰炮及火控系统等装备亦没有太大损毁;而海战当日鱼雷引发的破洞仍然清楚可见。

美国海军通用舰船分类符号(英语:US Hull Classification Symbols)是用来识别不同类别的舰船的代号。英国皇家海军和其他的欧洲国家的海军也用极为相似的代号来表明不同类别的战舰和海军战船舷号系统。

分类代号和舷号是一艘现代战舰必有的标志。当战船得到重大改进或者另作他用时将会得到一个新的代号,有时候会更舷号有时候则不会。当然,这个代号系统自1907年诞生以来也经过很多次的改变,所以很多战船的代号会随着代号系统的修改而修改,但其实战舰本身并没有任何改变。

如果一艘船的舰船分类代号以W开头,那代表该船隶属美国海岸警卫队。如果一艘船以T-开头,则代表该船是美国海洋军事补给司令部的民用船只。

所有被用于以舰载机为主要战斗工具的战舰,统称为航空母舰。CV是航空母舰最基本的代号。最早CV是由巡洋舰(cruisers)而来,这是由于当时的航空母舰的用途被看作是用于延伸对海上的控制,这个代号同时区别了航母与巡洋舰的作用。字母V由法语中Voler(飞行,Fly)。这与当时大众的看法并不相同,当时人们认为CV的意思代表的是Carrier Vessel(运载舰只)。自1935年后,CV正式成为了舰船类别代号,其意义为Aircraft Carrier(航空母舰)。在美国,航空母舰的代号被分类两个序列:第一序列为CV序列,即战斗航母序列。以兰利号为该序列首舰,编号CV-1;第二序列为CVE序列,即护航航母序列。该序列编号自CVE-1长岛号开始一直到CVE-128冲绳号为止,该序列现已经被废除。 以下为航母的各种类别:

这些水面舰只通常用于在公海与敌交战。最常见的莫过于战列舰,巡洋舰和驱逐舰了。战列舰通常具有厚重的装甲和强大的火力,巡洋舰相对战列舰这两方面都要弱一些,驱逐舰以及其他小型舰则更弱。在1920年以前,这些水面战舰的代号通常以“类别编号”作为格式,其中类别则要求必须用全称。但这些代号通常的被以最简短方式记录,就像“B-x”、C-x、D-x等等。比如,1920年前,明尼苏达号(BB-22)的战舰代号必须标为“USS Minnesota, Battleship number 22”(美国海军明尼苏达号,第22号战列舰),但在纪录中则记为“USS Minnesota, B-22”。1920年后,战舰代号在纪录,和战舰标示上都改为了“USS Minnesota (BB-22)”,以尽可能的简化。 以下为水面战舰的各种类别代号:

这里的潜艇指所有能够机动式军用潜艇(通常以SS开头,代表submersible ship,即潜艇的意思)无论用于战斗、辅助以及研发。以下为潜艇的各种类别及代号:

SSP, ASSP, APSS, 和LPSS 其实是同一个种类在不同时期的代号 IXSS: 未分类潜艇 MTS: 固定训练潜艇(岸基训练潜艇)(改装自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用于海军训练)

战斗巡逻舰指其任务不仅仅是近海巡逻,而且还有一定的自持力和远洋能力以保证在公海执行任务,且能够在超过48小时无补给的情况下作战。该类舰全部已经退役。

两栖战舰指拥有两栖作战能力的所有战舰。这些战舰都有较强的远洋能力,通常来说两栖战斗舰被分为两个大类:两栖战斗舰amphibious assault ships(通常用于跨洋作战),以及两栖登陆舰Landing Craft(通常用于登陆入侵), 以下为两起战斗舰的各种类别几代码:

补给舰指拥有运输能力或者可以给航行的其他战舰补充给养的能力的舰船 以下为各种补给舰的类别和代号:

快速补给舰指那些能够直接补给原料(食物,淡水,燃料)给其他舰艇以让这些舰艇能够具有远洋能力的舰艇。

辅助舰只是指被设计为公海航行的舰只进行辅助远洋任务的后勤舰船。也包括那些具有远洋能力的辅助性舰船。

辅助工程船指那些海军下属(包括没有自行移动能力)的,用于辅助战斗或建立海岸设施的舰船。这些舰船代号中带有N的为没有自行移动能力的舰船。

舰队解难演习(Fleet Problem)是指由1923年至1940年间由美国海军所进行的21次海战演习。各次演习均以罗马数字命名,即第I号舰队解难演习至第XXI号舰队解难演习。原订于1941年进行的第22次舰队解难演习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而取消,在此之后舰队解难演习经历了长时间的中断,并由其他各式演习所取代。然而,舰队解难演习在2015年和2016年由海军上将史考特·史威福所复活,并由美国太平洋舰队进行了第XXIV至第XXVIII号舰队解难演习。

舰队解难演习通常都是每年举行一次,由美国海军的部队进行模拟战斗,并由一支或多支部队扮演其他欧洲或亚洲国家的海军。舰队解难演习是海军年度训练演习的高潮。

第1号演习于1923年2月到3月在巴拿马附近的海域举行,黑队利用战列舰扮演航空母舰对巴拿马运河发动攻击,以测试巴拿马运河区的防卫能力。其中一架由饰演航空母舰的奥克拉荷马号战舰上起飞的飞机成功向运河区内的加通水坝(Gatun Dam)投掷了10枚微型炸弹,在演习内被视为成功摧毁了加通水坝的水闸。

第5号演习于1925年3月及4月举行,模拟对夏威夷群岛发动攻击。由黑队饰演进攻方,队中单位包括了兰利号航空母舰、两艘水上飞机母舰和其他配备飞机的船只;负责防守的蓝队则没有装备航空母舰。在演习期间,怀俄明号战舰上的飞机因弹射器故障而无法起飞。是次演习的兰利号出色表现加速了列星顿号航空母舰和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的生产速度。 此外,此演习亦于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和瓜达卢普岛附近演练攻击阵地和海上加油。

第7号演习在1927年3月举行,演练巴拿马运河的防卫。是次演习的焦点是兰利号航空母舰成功对巴拿马运河发动空袭。

第8号演习在1928年4月于加利福尼亚州和夏威夷之间举行,由橙队来自珍珠港的巡洋舰舰队对抗美国太平洋舰队前身美国舰队太平洋战斗舰队(Battle Fleet)其他舰只组成的蓝队。本次演习同时演训了护航、反潜搜索及反潜作战。

第10号演习于1930年在加勒比海水域进行。参与是次演习的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和兰利号航空母舰因为列星顿号航空母舰的突袭而被判断为失去战斗能力,反映了空中力量能在海战量快速扭转战局。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