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鹰坠落背后的战斗细节两个国家拒绝救援巴基斯坦只帮了一半

1992年,美国沉浸在伊拉克取得的军事胜利和苏联解体后“世界新秩序”的喜悦中,由于美国现在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现在有机会、有意愿、也有能力重塑世界,而这时,索马里正变成了一个由军阀控制的无法无天的地区,整个国家陷入混乱,世界媒体开始在屏幕上和报纸上报道索马里人在挨饿,1992年4月,根据联合国第751号决议,巴基斯坦安全分遣队抵达索马里,协助分发价值2000万美元的粮食援助。但部族成员抢劫食品援助人员,维和人员没有武器,也没有足够的兵力来维持秩序,人道主义援助活动陷于困境,很少有美国人知道或关心东非,在华盛顿的重要国家利益清单上并没有非洲,不过考虑到毗邻红海和印度洋的索马里可以为美国提供了一个非洲据点和印度洋上的一个主要海军港口,布什总统最终采取了行动。

1992年11月20日至26日,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华盛顿举行了四次会议审议派遣部队方案,国家安全顾问斯考克罗夫特认为进入索马里很容易,撤离可能会很困难。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科林·鲍威尔将军认为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使用大规模的武力来结束混乱,布什决定派遣美国海军陆战队中将罗伯特·b·洛恩斯顿指挥海军陆战队师和陆军第十山地师大约28900人进入索马里保护空港和海港支持联合国,这是几十年来美军第一次参加联合国维和部队,名为“恢复希望行动”

联合国秘书长布特罗斯-加利想要一个永久性的解决办法——彻底解除氏族武装,在联合国官员的斡旋下,这些部落达成了一项协议,将他们的武器集中在一个武器储存地点,美国军队却努力建立一支索马里警察部队扫荡地区,寻找部落武器。1993年1月24日,美国官员指控巴尔的女婿塞德·赫尔西·摩根违反停火协议,并要求他离开城中。在摩根由于拒绝离开,美军摧毁了他的一些武器,他于2月22日晚些时候返回攻击基斯马尤和艾迪德的支持者,艾迪德收到了一些错误的报告,说联合国部队站在了摩根一边,地方官员开始在城市里驱逐部族。艾迪德生气了,他采取了行动动员起来反对联合国和美国的存在。这时克林顿取代了布什,他把从人道主义行动转变为战斗行动,美国陆军少将托马斯蒙哥马利担任美国驻索马里部队的指挥官,克林顿政府相信美国的力量将压倒任何衣衫褴褛的索马里部落,解除氏族武装成为了首要目标。

1993年6月5日,哈布尔·吉德尔·米利亚曼伏击了联合国23名巴基斯坦人,6月6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37号决议。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对付应对前一天的袭击负责的人,悬赏2.5万美元逮捕艾迪德。联合国部队实施了战术行动打击了武器存储区域。巡逻队试图解除索马里人的武装,而部族民兵组织则通过伏击联合国巡逻队,7月12日,美国AH-1E和OH-58直升机发射了16枚陶式导弹袭击了阿卜迪宫,估计有54名索马里人被杀,作为报复,索民族同盟民兵杀死了袭击后抵达的四名记者。这次袭击结束了任何政治解决的可能性。艾迪德认为他的生命危在旦夕,因为联合国已经宣战了,中央司令部的分析人员很难获得有关艾迪德下落的信息和情报。唯一可行的途径是派遣特种部队通过非常规手段来逮捕艾迪德。

6月5日,这些突击队员乘坐一架C-141飞往索马里。8月25日,由少校威廉E.加里森领导的三角洲部队C中队,第75游骑兵团第三营,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第一营共441人被派往索马里,尽管规模很小,但游骑兵和三角洲特种部队都是美国军队中训练最好、装备最好的士兵,似乎有一种不可战胜的光环。唯一的问题是获得关于艾迪德下落的确切信息,8月30日凌晨,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注意到阿米德大院有大量车辆和人员活动,突击部队袭击了第一幢大楼,接着袭击了第二幢大楼,但没有找到艾迪德。只带走了一些俘虏,经过调查,这些建筑以前是联合国的,他们的俘虏是联合国开发的项目雇用的员工。9月7日直升机看到一个看起来像艾迪德助手的人开着一辆陆地巡洋舰离开意大利大使馆,突击部队再次离开了机场进行了攻击,抓获了39人,并缴获了一批武器,不幸的是这些俘虏是艾迪德对手的成员。至9月21日,美国人已经尝试了几次突袭,但总是抓错人令人感到难堪。

10月3日星期天早上。美国一个反情报小组在新港口安排了一次与部族长老的会议,以收集艾迪德下落的任何信息。10时30分,一枚引爆的地雷炸伤了3名海军陆战队员。这时的可口可乐装瓶厂附近的列宁大道上阅兵式上,艾迪德的一位重要的助理政治顾问奥马尔·沙拉演讲谴责联合国和美国,当他离开集会时,一辆白色的陆地巡洋舰跟踪他的行动,消息人士指出,沙拉正在该地区会见艾迪德的内政部长阿卜迪·哈桑·阿瓦莱上校。艾迪德很快就宣布阿瓦莱将成为他的外国部长,这个地点离奥林匹克酒店大约一个街区,靠近国家大街一条东西走向的主要道路边一所房子里。14:03分后,一架OH-58“奇奥瓦”直升机和两架小鸟直升机升空,对奥林匹克酒店附近地区进行观察。如果美国人能够拿下这三个人,联合国的主要障碍就会被打破,”加里森的工作人员告诉三角洲部队和第十山地师的航空部队准备一场突袭。

15:05分美军将目标建筑周围的区域列为联合国所有活动的禁区。蒙哥马利、联合国官员都知道游骑兵要进入该地区进行一次持续35-40分钟的行动。15:23分,由麦克·斯蒂尔上尉指挥的第75游骑兵团第3营B连的两个排登上四架MH60直升机,其他特种作战部队也开始进入直升机,在突袭的准备过程中,突击队员都没有带上夜视镜。另一些人则懒得去弄点水或口粮,携带的弹药也是最少的,因为天气太热了,预计任务持续时间很短,士兵们从防弹衣中取出了钢板。加里森授权发布代号“艾琳”任务开始。15时32分,直升机起飞从北部接近目标地区,然后向南部出击,只需两到三分钟的飞行时间飞越三英里的地面就能到达目标大楼,与此同时,在15:35分,麦克奈特和12辆的车队在OH-58D和EP-3E飞机引导下穿过摩加迪沙的蜘蛛网般的道路和街道驶向东北方向,停在奥林匹克酒店以南约200码的区域待命。

15:40分。一架AH-6直升机在目标建筑的顶部,两架AH-6s直升机在目标建筑上空300英尺处盘旋,先头部队是司各特·米勒上尉指挥三角洲部队,负责目标建筑,下一个是负责外围防守的B连第一排和第二排的突击队员,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完成。这项精心设计的任务面临一些障碍。攻击大约在15:42分开始,由于地面上有障碍物,克利夫·沃尔科特准尉驾驶61号黑鹰直升机不得不在离地面十几米的地方用绳索快速降落队员,当第四小队的突击队员离开直升机时,一等兵托德·布莱克本被厚厚的灰尘笼罩,失去视力和方向感,从40英尺高的地方摔了下来,马特·艾弗斯曼上士请求对他失去知觉的士兵进行医疗疏散,但是无法清理出一个着陆点,MH-60或MH-6直升机都无法把他救出来,他必须等待麦克奈特的地面救援。冲入目标建筑的突击部队俘虏了沙拉、阿瓦莱和24名索民族同盟成员。“铐上手铐”等待麦克奈特车队护送撤离。

但黑鹰的骚动让美军的速度和出其不意的优势消失了,已经惊动的当地民兵从四面八方赶来,摩加迪沙的索民族同盟民兵指挥官对美国人入侵他的临时驻地的反应是封锁区域、设置陷阱孤立美国人,索马里战士避开MH-60和MH-6直升机,组成有组织的六人小队不停地袭击着美国人的房子,美军用废弃的车辆和其他掩体来躲避敌人的狙击手,61号黑鹰直升机开到200英尺的高度以提供火力支援,16点20分左右,一枚致命的RPG击中了沃科特的黑鹰,直升机失控地旋转起来,坠毁在目标建筑大约几百码远的东北方向,躺在马尔尚路和自由大道之间,部分靠在一堵建筑物的墙上。加里森在突袭中失去了主动权,主动权正慢慢地转移到索马里人身上。这次任务的性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加里森需要立即改变计划营救被击落的黑鹰

如果艾迪德的支持者在美军之前到达直升机坠毁地点,可能会俘虏美国人,美军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超级61号,最接近的地面部队是400码远的第2小队开始向外移动,61号直升机与他的位置平行大约两个街区,62号直升机在坠机地点上空提供压制火力,防止人群靠近,没有人知道61号直升机的机组人员和乘客是死是活,在地面部队到达坠机地点之前,一架MH-6直升机在沃尔科特的直升机尾桨后面进行了一次降落试图营救,一名MH-6机组人员在发射武器阻止聚集的索马里人群,另一名飞行员离开了直升机,把两名伤员抬进了直升机,第2小队赶到后,61号直升机的机头朝下,沃尔科特的尸体嵌在残骸中,队员们无法将它移走。只好在直升机周围建立了一道安全防线分,突击队的其他人员终于到达了坠机地点,坠机现场有99名美军事实己被索马里人包围了,68号直升机在放下特种部队时,被一枚RPG击中了主旋翼只好返回机场。

大楼里的三角洲突击部队的集结区也受到了越来越猛烈的攻击,麦克奈特的新命令是集合所有的囚犯和美国人,前往第一个坠机地点把营救被围人员,大约75名美国人和囚犯组成的车队在直升机引导下开往坠机地点的轨道上,车队试图避开路障和伏击,向南行进了几个街区,然后向北走向另一条主要城市干道混乱的方向,敌人的炮火,烟雾和封锁使简单的路线变得复杂,一名索马里枪手开枪打死了一名悍马车武器操作手,一枚RPG击中并摧毁了一辆5吨重的卡车,车队每一步都在与索马里人作战,一名队员头部中弹身亡,麦克奈特错过了坠机地点,发现迷路后又向北行驶,试图再次到达事发地点,但是转错了方向,开始向南行驶,驶往奥林匹克酒店,而不是沃尔科特所在的位置,过了奥林匹克酒店后,麦克奈特车队不得不掉头再次向北行驶。最初的九辆车中只剩下七辆。麦克奈特的士兵有一半受了伤。一些士兵受了致命伤,24名囚犯中也有3人死亡。。

16时43分,64号“黑鹰”在赶往坠机地中被击中了的尾桨区,直升机似乎运行正常试图飞往机场,但几分钟后,尾桨总成就解体了,控制变得不可能,垂直坠毁在61号西南方向大约几百米远一处棚屋附近,直升机的碎片向四面八方飞去,当地居民伤亡惨重。62号“黑鹰”飞过64号“黑鹰”的位置。机组人员也看到64号“黑鹰”四名机组人员在硬着陆中幸存了下来,该地区的居民已经看到了飞机坠毁,美国人摧毁了他们的家园,并伤害了一些当地人,想要报复的索马里人涌向超级64号。

62号“黑鹰”把直升机上的两名三角洲狙击手戈登和舒哈特放下,RPG的火力充斥了坠机地点周围的空域,为戈登和舒哈特提供火力支援超级62成为RPG火力的磁铁,一枚RPG在黑鹰的右侧位置下击中它,直升机机务长的腿被RPG切断了,副驾驶也受了伤,飞行员还是设法飞到了新港口地区并安全着陆。两名狙击手在直升机投下的烟雾标志的帮助下到达64号“黑鹰”把右腿骨折,背部严重受伤的驾驶员杜兰特抬出直升机,汹涌的人潮让美国人越来越难以停止他们的行动。子弹很快就用完了。戈登、舒哈特和另外三名超级64号黑鹰机组人员一起被击毙,杜兰特被俘虏。

加里森和特尔对杜兰特、机组人员和狙击手的遭遇一无所知,加里森命令超级68号飞往新港口,将伤亡者从超级62转移到机场接受医疗救助,4架直升机的损失彻底推毁了加里森动用直升机的勇气和信心,加里森无法立即帮助“超级64”,尽管三角洲部队已经到达超级61号,暂时控制了局面,但是没有办法到达“超级64”。麦克奈特返回机场后就要求他赶快组织一支新的车队去救援“超级”64,新车队调光了特种部队基地里所有的可用战力,包括前后2辆“悍马”车,中间3辆五吨战术卡车。索马里人已经在基地外围的交通要道布满了路障和火力点,空中的指挥直升机不断盘旋,还是找不到没有路障的路,车队只能绕过整个城市才能到达“超级”64的位置。

尽管加里森肯派出“黑鹰”直升机撤离人员,但仍然派出了“超级”66携带弹药、饮水和血浆为驻守的士兵提供补给。“超级”66一降落,索马里人的步枪与火箭筒火力就立刻发挥到极至,1名机员脸部中弹,机身多处被子弹贯穿,但其最后还是幸运地飞回基地。出乎意料的是,随着月亮的升起,这个血腥的地狱渐渐沉寂。美军发现黑夜中枪口的火光使其可以更精确地发现索马里枪手的位置,而拥有全套夜视装备的AH-6也能够肆无忌惮地轰击看不到直升机的索马里人。这个黑色城市的黑夜虽然看起来更加恐怖,实际上却安全得多。那么,此时美军基地究竟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从“超级”61一落地,指挥官盖瑞森将军就要求第10山地师的3个步兵连待命出发。然而,看到回来的特种部队车队穿过城市所留下的累累弹痕,美军不敢再以轻型车队运送。

唯一可用的替代方案将来自联合国维和部队,意大利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和马来西亚人都有装甲车,可以足够的作战能力和运输能力提供援助,但意大利和印度拒绝救援,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原则上同意,但巴基斯坦的坦克在城市另一边,在美军与民兵以街道为战场的激烈战斗中,没有人敢穿越摩加迪沙市,美军必须绕过城市外围到巴基斯坦的基地与坦克汇合。当三方人员终于聚在一起后,又为了协调管制的问题眈误了时间。美军希望借用马来西亚的装甲车,三方花了更多的时间以确定如何下达命令进行指挥的问题。当指挥部门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三国士兵却是无所事事地在车上睡大觉。直到晚上9点半(距离战斗打响已经过了将近5个小时),车队才出发到新港,与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部队会合

车队由美军15辆悍马车和卡车、马来西亚的两个机械化步兵连32辆马拉维安秃鹰装甲运兵车和巴基斯坦一个装甲连四辆m48坦克组成,这支纵队首先向东,然后向北移动到国家大街,然后向西移动到奥林匹克酒店以继续到两个坠机地点。一旦美国和联合国部队救出或找回这些成员车队将返回新港口,车队开始向摩加迪沙市进发时已经是半夜11点半,原计划巴基斯坦部队的坦克做先导,马来西亚的装甲输送车与美军卡车随行。但是巴基斯坦指挥官拒绝领队,他们怕陷入街上路障构成的反坦克阵地中,美国人反复哀求,指挥官才同意送到接近交战地点的K-4圆环(实际上等到接近真正的战场时,巴基斯坦的坦克已经逃跑了),最后只好由马来西亚的装甲输送车领头。但马来西亚人一遇到路障就拒绝通过,非要美军下车清理完路障后才肯通过。仅仅一英里的车程就花了30分钟,但还是中招了,两辆马来西亚装甲车在路口转错了弯,遭到猛烈的攻击,一名车组成员重伤。车队只好拼命射击沿路任何可疑的东西壮胆前行

此时,摩加迪沙市大致上已经安静下来。当地居民整个下午和晚上都在坠机地点附近狙击美国士兵,游骑兵和三角洲部队已经分散在两个街区的范围内,士兵们把61号的凯夫拉尔地板拆了下来当作盾牌。尽管美军驻扎在房屋和围墙内,但伤亡仍在继续。用完了,不得不定量配给输液袋。所有的弹药和水几乎用完,索马里人受到直升机被击落和停止救援行动的鼓舞,艾迪德还向朱迈勒发出书面命令,现在有了消灭美国人的机会。不让美国人逃跑。

到0120时,救援部队已经穿过了索马里狙击手、几个街区的地盘和路障,离他们的目标只有300多码远。到达救援地点后,美军将40-50名伤者送上装甲车的车厢内,部分尸体扔上在车顶。沃尔科特尸体由于卡在黑鹰座舱,被丢弃了,可装甲车的内部空间实在不够,大约15人必须要跑步跟着装甲车队冲出摩加迪沙,这群“三角洲”部队与“游骑兵”们被索马里人包围、被指挥官遗弃了大半天后,现在居然要跑步撤离战场!但他们没有屈服,要跑就跑吧!于是,特种部队士兵们就一面跑步、一面射击、一面中弹地跟着车队撤离,在移动了大约跑了6个街区后,早上6点10分他们拦下了一辆巴基斯坦M113装甲运兵车,经过一番苦求后,巴基斯坦M113装甲运兵车才让那些浑身是泥的士兵挤上了M113,14个小时的任务终于结束了。

摩加迪沙之战是华盛顿的分水岭事件,“超级”64死者在隔天被索马里人拖在地上的照片很快刊登在世界各大新闻媒体的头版头条,成为美军最大的耻辱,迫使美军于1994年离开索马里,艾迪德取得了战略上的胜利,一些人认为华盛顿不愿卷入卢旺达是因为索马里,事实上非洲从1950年开始就混战了近40年,美国从没介入过,尽管美国军队占尽技术优势,不过技术本身无法战胜一个狡猾而执着的敌人,事实上二战后美军也从未战胜过任何一个坚持战斗到底的军队,没了空中支援的美军步兵战斗力更是不值一提,摩加迪沙之战18名美国人和1名马来西亚人阵亡,索马里方面损失人数不详,美军估计有300到500人,包括住在附近的妇女儿童,至于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是怎么估计出来的谁也不知,反正随便信口开河就是,至少没丢面子,就象有些人以二战德国损失800万,苏联损失3000万来证明德国赢了二战一样。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