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论郑俊怀的是非曲直只谈这俩老头用7年摘下有机奶粉桂冠

最近,有位年近古稀的老人,因为举报门而再次走上热搜首榜,他就是中国乳业教父郑俊怀。一时间,网上吃瓜群众蜂拥,争议声不断。对此,笔者无意评说是非对错,因为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是总会到来。

据悉,目前这位风暴中心人物郑俊怀无心理会各种舆论,正在前往红星重点市场进行考察,并与经销商、终端店展开座谈。而在此期间,郑俊怀对销售团队进行了重点工作的部署,进一步明确了2018年四季度工作要点和目标。无疑,此次考察坚定了销售团队和经销商的信心,鼓舞了大家的工作士气。

一提起郑俊怀,大家立马就会想到伊利。作为伊利的原始领军人,郑俊怀对伊利可谓是倾尽了22年的心血。在这22年里,郑俊怀带领团队完成股份制改造,使原来固定资产只有40多万元,年利税不足5万元的呼和浩特市奶食品厂(伊利前身),摇身变为拥有近5千万的净资产的全国乳业巨头,更成为了全国乳品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连续五年被评为亚商中国最具发展潜力上市公司50强。

此外,郑俊怀还培养出伊利现任董事长潘刚、蒙牛董事长牛根生等一批在乳品行业举足轻重的企业家。虽然成绩斐然,但用乳业专家王丁棉的话来说,郑俊怀在伊利只是完成了他事业的一半。因为他的下部曲正在“红星”上演。

离开伊利后,本想退隐山林养老的郑俊怀,正好碰上中国奶粉最为耻辱的时期“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一瞬间,中国奶业节节败退,被政府、市场、媒体批地是体无完肤,整个奶粉界不少品牌都已经退出市场,用饿殍遍野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就在2011年,当收到牡丹江市委、政府邀请入驻黑龙江红星集团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星)的时候,郑俊怀在考察后知道红星自1952年成立以来便从未出过任何质量事故,便立即谢拒多方诚邀加入红星。“中国乳业此时需要有人出来挑头,把奶粉做好,重拾消费者的信心。”郑俊怀表示。就这样,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郑俊怀带着全家老小从内蒙古来到牡丹江开始了红星的新征程,而这一待便是7年。

如果说好奶源是大自然的天然馈赠,那么源于中国绿色有机食品之都牡丹江的红星则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宠。地处北纬43°-45°世界黄金奶源带上,与世界上优质奶源带荷兰、英国等地处于同一纬度,牡丹江的森林覆盖率高达63%,每立方厘米富含5000个氧离子,年降雨量600-800毫米,空气指数优良天数达到年均300天以上。并且,这里还是世界稀缺的黑土地之一,背靠世界最大火山堰塞湖-镜泊湖、国内知名的林海雪原、童话王国雪乡等等。凭借此等天然优势,加上“老红星”的坚守,其产品除荣膺中国乳品行业质量最高奖的银质奖外,也曾远销海外。

而在当时,企业对于源头的理解还是停留在“奶源”,并没有意识到所谓的源头应该细微到每一颗牧草,所以新红星在建厂的时候,并没有建立牧场、草场的计划,这也致使郑俊怀加入的时候,便开始了第一个攻坚决定:全面推翻计划,从源头上管控奶源。但是红星目前的资金已经不足以支撑这场变革,可郑俊怀在经过实地调研后依旧固执地前行,为此,他特地拉来四个亿资金用以支撑改革。

而这时万事俱备,还欠一缕东风。那便是红星一个鲜为人知的助力:德国的尤尔根。这个名字可能对大家有些许陌生,但要是问及伊利生产出来的哪款产品奠定了伊利的龙头地位,至今还是主打系列,那便是“托菲尔”。没错,这款产品的研发生产正是尤尔根负责的。即使当时中国正爆发非典,部分员工已经返家,也是这个执拗的人,不愿意放弃,才最终有了这款中国乳品市场第一罐国产世界品质婴幼儿配方奶粉。在郑俊怀的诚邀下,共同的信念:一辈子只为追求天下母亲的希望——生产适合宝宝生命生长的安全、新鲜、营养口粮。让这两个有着同样“倔”性的老头,再次联手出发。

也是在这样的中西双方的思维碰撞中,他们综合分析了中外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的动态,并高度认为稀缺的“有机婴儿奶粉”将成为未来市场的突破点。郑俊怀更是坚定地相信坚信,六、七年后有机婴儿粉一定会成为中国乳业转型升级的聚焦点,这是市场经济发展供给侧改革的必然趋势,红星就是要以这一战略高度谋篇布局。于是,尤尔根带着红星整改方案,回德国与GEA集团公司进行沟通,协商,最终与GEA集团公司重新签订了合同。

变革与创新总是烧钱的,每当郑俊怀因资金紧张而倍感压力的时候,尤尔根总是让他再想办法,因为在他的词典里要做就做好的东西出来,这样他们才能睡得着觉。

正是有着这样的坚守,红星乳业在牡丹江市投资建设了国内首家欧盟标准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工厂,工厂引进全套德国GEA设备,并通过了具有146年历史的专业认证公司德国莱茵TÜV集团质量管理体系认证,配方奶粉中的乳清、乳糖等主要原料也全部是国际化采购,而尤尔根在工艺、管理、产品定位上,完全遵循德国莱茵质量管理体系认证标准,通过智能化数据控制,将管理章程中上千万文字落实到上千个具体的执行环节,相当于把世界最先进的德国婴儿奶粉企业完整地搬到了中国牡丹江。

此外,红星还自建天野有机森林牧场。此牧场坐落于奶粉工厂西侧2公里处,以优美的自然景色、科学的牛性化管理、真正的有机奶源被评为中国最美十大牧场,和工厂的近距离保障了牛奶最大限度的新鲜和香醇。

而要说起2015年春牧场选址的时候,这俩倔老头可是大吵一架。原来,为了缩短鲜奶到工厂的距离,郑俊怀决定将牧场规划在离场800m的范围内,而出国归来得知消息的尤尔根却急眼了,逼得郑俊怀不得不重新召开董事会。因为欧盟标准显示,牧场与工厂相距至少应是2500米,如果牧场离工厂的距离太过接近,这会导致微生物颗粒会随风传播、气味必然污染工厂奶产品。在会上,许多股东对尤尔根的言论表示质疑,并且当时牧场的建设已经开工,假使取消,那损失将是以百万计算。但在争辩中,郑俊怀发现气味的确会对产品造成一定污染,遂即二人合力说服董事会,将牧场迁移至2公里外的森林中, 既然要做就得做好,现在搬迁牧场,是为了避免以后出现更大的损失 。郑俊怀表示。

从2014年开始,郑俊怀便开始为红星有机牧场取得欧盟认证书做准备。红星集团引进荷兰优质牧草黑麦草及配套生产技术,实施牧草种植项目。黑麦草、澳大利亚甜高粱和本地青贮玉米种植,生产过程完全按照有机标准执行,并采用与农业合作社“分段式管理合作”,历经三年的土地转换,终于在2017年9月15日红星饲草料种植、牧场奶牛养殖,一同取得欧盟有机标准认证书。这标志着红星种、养、加国际标准有机全产业链不仅建成,而且取得了国际第三方欧盟权威机构的检测认证。

为了保证奶源的高质量,红星集团更是引进世界公认的澳大利亚荷斯坦奶牛,并在进口检疫后放入有机牧场,邀请荷兰专家定期驻场进行牧场种植、奶牛养殖。牧场坚持“牛的健康,牛的舒适,牛的快乐”饲养管理标准来为牛做服务。而这种以青年牛天然散养,泌乳牛圈养方式,让牧场里的牛生乳乳脂率达到3.8%,乳蛋白达到3.4%,并通过中国有机产品认证,牧场所产牛奶全部为有机生鲜乳。

对于养殖场的粪污处理方面,2016年红星集团投入1400多万元,引进德国先进的沼气发电设备,采用德国“混合中温发酵、全程自动控制、沼气燃烧发电”技术,用沼渣作为牛的垫床、沼液做为优质有机肥还田。并投入巨资兴建沼气罐、回收乳牛排泄物发酵产生沼气,沼气回收、沼渣沼液回田等,如此形成整个有机产业链的闭环良性有机生态循环。而这一项目在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下验收成功,更是为东北冬寒气温下大型牧场,牛粪沼气处理提供了科学依据。

自红星有机牧场建立以来,先后研发出启冠婴幼儿配方奶粉,以及符合欧盟标准的第一款有机婴幼儿奶粉——欧贝星。据悉,欧贝星从22家企业品牌中突选,成为全国唯一一家获得中国有机认证、德国莱茵TÜV集团公司产品认证、2017年9月15日又获欧盟有机标准认证,集三标于一身的高端有机产品,在面世8 个月的时间内便销售过亿,线后妈妈日益增长的世界级高端高品质宝宝口粮的需要。2017年1月20日红星有机巴氏杀菌低温奶、有机原味酸奶、全脂乳粉取得中国有机产品认证书。而在2017年8月25日红星的第三个品牌——致恩婴幼儿配方奶粉1—3段,也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奶粉注册批准。2017年9月15日红星有机巴氏杀菌低温奶,脱脂奶粉、稀奶油、全脂奶粉、取得欧盟有机标准认证书。2018年中国农业农村部推荐红星森林有机牧场为“休闲观光牧场”之一。

在这几年里,红星也凭借有机产品于2016年获得“全国消费者满意品牌”荣誉,并在2018年获得“2018年中国(行业)十大消费者满意品牌”,而郑俊怀个人则获得“黑龙江省杰出品牌人物”,以“奶粉良心守卫者获得”“2016中国乳业十大风云人物”,更是荣膺“2018中国品牌影响力(行业)十大领袖”的称号。

从2012年至今,7年的坚守终于换来风暴般的喜报,也让红星跻身于乳品行业的领先地位,成为有机行业中的领军人物。而回顾整个有机产业链的搭建7年,郑俊怀表示“红星全产业链建设,原来预计投资的是4个亿,但实际投资已经超7个亿。红星股东们七年没有分文回报,无怨无悔,他们才是复兴中国乳业的脊梁。”

这就是两个倔两头七年的故事,也正是有着这些人的坚守,才有国产奶粉品牌的翻身崛起。相信全国各地上至乳企巨头,下至一个母婴门店老板,他们都在为国产奶粉的奋起直追做着各项努力,希冀这份“琢玉”精神能长久延续,让中国产品从量产真正做到质产。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