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红眼的以色列总理等待被清算

战事持续一周,力量悬殊下,面对以色列的强烈反击,哈马斯组织毫无反抗余地。但暴力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面对加沙的浓烟四起,以军表示空袭会持续,要哈马斯领袖无处可藏。10月14日,以军从地面攻入加沙北部,进行“局部突击”,并称击毙多名哈马斯成员。

对于以色列而言,战局还在扩大。在北部邻国黎巴嫩,此前黎巴嫩不时向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和攻击性无人机。12日,以色列空军轰炸了叙利亚境内的大马士革和阿勒颇机场。13日,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宣称,伊朗不排除“开辟对以色列的新战线”。

以色列政府最高首脑内塔尼亚胡一直以来的决策,也引起了以色列国内和国际社会的争议。10日,联合国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说,已有明确证据表明,以色列和哈马斯组织,都可能犯下了战争罪。

10月13日,以色列前总理奥尔默特接受一家德国媒体访问时如是说。奥尔默特的意见在以色列国内外舆论场并不孤立。实际上,打开以色列各大新闻网站的社评栏目,要向内塔尼亚胡问责的评论文章多摆在显眼的位置。

7日战事爆发以来,作为政府首脑的总理内塔尼亚胡,穿梭于以色列的政府和军事机构中。“我们不会让一个哈马斯成员留下活口!”这是内塔尼亚胡在战事第四天放出的狠话。此时,哈马斯组织统治的加沙地区,已经遭到以色列空军多轮轰炸。据14日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的数据,加沙地带1300多座建筑物被毁,另有近3750幢房屋严重受损,无法居住。此外,截至12日,加沙已有近42.3万人流离失所。

80年代至今,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政坛沉浮40多年,断断续续的执政年份长度,已经超越其他以色列总理,成为任职时间最长的政府领导人。这位以“安全”为最大招牌的总理,如今面临以色列30多年来最严峻的安全考验。“这位所谓的‘安全先生’,带领我们走进了以色列人基本生存权都受威胁的阶段。”以色列媒体《耶路撒冷邮报》一篇文章这样讽刺道。

眼下,以色列全国上下专注于战事,作为战争内阁首长的内塔尼亚胡暂且得到了军政高层的支持。但这次战争前前后后显现的种种迹象表明,内塔尼亚胡这艘以色列政坛的战舰也许要撞向礁石了。

“我从来没见过(加沙)边境可以这么轻易被穿越的。通常情况下,就算是单独一个人从加沙地带试图靠近边境,那个人在能作出任何举动前就被清除了。”美国驻以色列前任大使大卫佛里曼这样对美国电视网NBC说。

10月7日,在以色列南部城市阿什克隆,以色列“铁穹”防御系统发射导弹,拦截从加沙地带发射的火箭弹。图源:新华社

可以说,10月7日这一天,以色列遭遇了来自加沙的海陆空三维打击。加沙地带可是以色列花重金用各种电子侦查技术全面监控的地方,其监控手段,在世界范围内,也是最严密的地区之一。按照佛里曼的说法,如此大规模武装人员在加沙境内聚集,理应还没发出攻击就能被侦破了。而且,如此规模的行动,筹备也早有了一定时日。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次袭击准备时间可能长达一年。

严格控制加沙物料进出的以色列国防军,竟然对此毫不知情?严格监控加沙居民通讯记录的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竟然对如此规模的袭击毫无反应?

“我们先战斗,之后再调查。”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丹尼尔哈加里这样回应外界的质疑。一些分析人士想到的,是以色列军队在过去几年过于侧重高科技的投入,忽略了人员的投入。但以色列国内的舆论矛头,更多指向以色列军政高层,特别是总理内塔尼亚胡的过失。

10月7日这个时间点,对于以色列乃至中东来说也非常敏感:50年前的这一天正值犹太传统节日赎罪日,埃及和叙利亚突然对以色列发起进攻,日后史称“赎罪日战争”,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大规模战争。对于以色列社会来说,赎罪日战争的印记是惨痛的:以色列国防军在这一天毫无准备,阿拉伯人的突袭来得突然,有苏联供应武器的阿拉伯军队打下数架以色列战机,在第一个星期就打死了1000多名以军士兵。

50年过去了,以色列在同一天再遭突袭。对比当年,领导战争的总理梅厄夫人和国防部长达扬在战后被军事调查委员会传讯调查,随后政治声誉尽毁;如今,遭遇突袭并且造成重大伤亡的以色列社会,开始把矛头指向内塔尼亚胡,以及这一届内阁的一众执政联盟。

以色列发行量第三的报纸《Haaretz》在战争开打第二天报道,埃及情报部门首长在袭击前三天,亲自跟内塔尼亚胡通话,警告加沙地带有可能出现“非常恐怖的袭击”。事后内塔尼亚胡否认这份报道,并且怒斥是“假新闻”;但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迈克尔麦戈尔在10月10日的一个记者会上,代表美方认同了埃及已经提前向以色列最高领导层提供了预警。

战况依然激烈的同时,内塔尼亚胡身上的政治压力开始增加。自认“反恐专家”,通常把“安全总理”挂在嘴边的内塔尼亚胡,为什么这次反而栽了个大跟头?

1976年7月3日,一架从以色列特拉维夫飞往法国的法航民航客机遭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劫持,飞机降落在非洲国家乌干达。以色列国防部制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营救计划。经过以色列特种部队的突袭,飞机全员被解救,但特种部队的队长——乔纳森内塔尼亚胡,却成为了唯一一名被杀害的以色列人。

在全国直播的乔纳森内塔尼亚胡的葬礼上,一名年轻人对着棺材抱头痛哭,他就是乔纳森的弟弟、如今的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这个画面,是以色列观众在大众媒体第一次看到内塔尼亚胡。

由于哥哥因为反恐而牺牲,彼时以色列社会对内塔尼亚胡多少抱有同情。即使是内塔尼亚胡曾经最大的对手——工党领袖佩雷斯,也对内塔尼亚胡抱有歉意。毕竟,在当年的人质营救行动中,总策划人和前线总指挥正是佩雷斯。

哥哥死后,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成立了“乔纳森研究中心”,专门研究以色列的安保反恐问题。从此,“反恐”和“安保”就成为了内塔尼亚胡的最大一面招牌。

断断续续担任总理16年,内塔尼亚胡成为担任政府首脑时间最长的人。但从横向看,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这个长期居于中间右翼的政党,基本盘也就占整体选民的三分之一。

以色列议会共有120席,要获得足够票数筹组政府,要获得61席。而利库德集团在选举历史上从来没有达到这么多的票数,也从没有获得过单独执政的机会,必须和其他国会小党组成“执政联盟”。这套政治构想,原本是避免单独党派一家独大,以提防长期垄断政坛的政治强人出现。

当地时间2022年12月29日,内塔尼亚胡在反对党任职一段时间后宣誓就任总理,领导了被称为该国历史上最右翼的政府

内塔尼亚胡分化、利诱和勾兑各色小党,先后6次搭建出成分和主张不同的执政联盟。而在2022年12月,下台一年后的内塔尼亚胡,搭上了国会内立场保持极右翼、被政坛观察人士称为“犹太人的哈马斯”的小党“宗教复国主义党”和“犹太力量党”,最终凑够了61票,扳倒了立场偏左的拉皮德内阁。

也就是当下这届包含极右翼分子在内的内塔尼亚胡内阁,开始了种种政治操作,撕裂以色列社会,激化巴以民族关系。被称作“犹太人的哈马斯”的“宗教复国主义党”,主张也颇为极端,包括但不限于:反对巴勒斯坦建国,宣称要剥夺获得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公民权,主张打破以色列建国以来的世俗社会制度,把以色列建成一个犹太教的神权国家。

内塔尼亚胡本人,也在竭力扩张自己的权力。2022年年底,内塔尼亚胡内阁主导“司法改革”,主张总理有权决定最高检察官的任免。这引发以色列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事件,反对者看来,这种司法改革打破了原有的司法独立制度,最终会导致政客影响司法进程。特别是在内塔尼亚胡自己身上背负了多项贪污和渎职案件的前提下,不少以色列人认为,这是内塔尼亚胡为了摆脱法律罪责,动用公权力把自身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

内塔尼亚胡这届政府,也被称为“以色列历史上最右翼的政府”,其中担任国安部部长的伊塔马尔本-格维尔,来自以色列极右翼政党奥兹玛耶胡迪特党,自己就跟一些以色列犹太暴力组织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本-格维尔在上任没多久就登上了被认为是圣地的耶路撒冷圣殿山,并且拿着手机进行视频直播。

2023年1月3日,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在圣殿山

此举可以说是作出了一个极其挑衅性的姿态,招致了美国和欧盟的不悦,认为会重新点燃中东的种族矛盾情绪。

也就是在这种底色的内阁班子主导下,以色列又开始了在约旦河西岸修建犹太人定居点,吸引那些本身没有以色列国籍,却有浓烈犹太复国情绪的原教主义者们来此生活,并且把安保和国防预算放在了保护这些人的身上。内塔尼亚胡此举,相当于把枪口对准了那些在约旦河西岸愿意承认以色列的温和巴勒斯坦人。

以色列国内一些分析认为,内塔尼亚胡在约旦河西岸得寸进尺的姿态,彰显了十足的傲慢。随着内塔尼亚胡把注意力重新投放在约旦河西岸,却忽视了另外一侧——加沙地带那些磨刀霍霍的哈马斯分子。随着加沙地带的安保预算和人力开始吃紧,哈马斯武装人员终于看出了可以利用的漏洞。

“你宁愿在西岸花钱保护那些没有以色列国籍的狂热原教主义者教徒,却把国际公认的以色列境内公民生命安全暴露在如此大的风险中。内塔尼亚胡,你辞职吧!”奥尔默特在面对德国媒体采访时,这样呼吁。

“面对以色列遭遇,我们有足够的同情。但是当看到以色列由内塔尼亚胡这样的人当总理,我又下不了支持的决心。”在以色列最大的盟友——美国朝野,人们对以色列的态度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以色列在美国选民中的形象一直下滑,到如今,有一半的选民认为,美国不应该再支持以色列;在共和党内部,对内塔尼亚胡领导下的以色列支持率则高达70%。面对乌克兰,两党的支持度又刚好翻了过来。

美国朝野的撕裂,给哈马斯组织及其背后支持的力量可乘之机,毕竟很难想象一个长期从事低烈度袭击的本土化组织,会突然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袭击。而且此举招致的以军报复后果,对哈马斯成员来说,并没有直接的获益之处。

包括内塔尼亚胡在内的某些以色列人士认为,哈马斯和黎巴嫩境内的黎巴嫩背后,可能是伊朗撑腰。10月12日,在伊朗外交部长准备访问叙利亚前的一天,以色列空军轰炸了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和阿勒颇机场,此举目的在于对伊朗发出警示。

当地时间2023年10月13日,叙利亚大马士革,在以色列空袭后,叙利亚总理侯赛因阿尔努斯在大马士革国际机场的跑道上检查受损情况

但也有西方人士认为,这次袭击的最大获益者可能是俄罗斯。巧合的是,哈马斯组织发动袭击的那天,也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生日,而俄罗斯多家有官方背景的电视台在当天的节目中把这次袭击称为“好消息”。毕竟,如果以色列和中东陷入新冲突的话,那么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注意力,也将从乌克兰战场上分散开来。

有意思的是,一向自认为跟内塔尼亚胡是“好哥们”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12日在佛罗里达州的“47俱乐部”集会中发表演说,罕有地批评了内塔尼亚胡,指其在特朗普任内计划刺杀伊朗革命卫队司令苏莱曼尼的时候暗地里退缩,但对外又希望从这次行动中“邀功”。随着特朗普和共和党内相当一部分派系的立场跟俄罗斯越走越近,这种罕见的批判态度,也许暗示着内塔尼亚胡“不再是自己人”。

在另一边厢,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和美国政府内部高官,原本对内塔尼亚胡保持距离,此时却开始热络起来。泽连斯基除了在社交媒体上宣示乌克兰要“跟以色列感同身受”之外,还表达出希望访问以色列的请求。而那个已经身在以色列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参加新闻发布会时,在内塔尼亚胡面前哽咽地表达同情。

在俄乌战争中一直态度暧昧的内塔尼亚胡,也不得不明确选边站了。开战后第二天,美国国防部宣布“福特号”和“艾森豪威尔号”两个航空母舰作战群先后抵达以色列对外海域,这份“大礼”背后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有了两个航母作战群撑腰,以色列可以放开手脚在军事上做出一些平时难以完成的举动。

到目前为止,忙于应付战事的内塔尼亚胡似乎没有明确地表态,但对比起之前利库德集团总部大楼挂起一张内塔尼亚胡和普京握手的照片,现在特拉维夫街头又出现了“感谢拜登”的海报。好像内塔尼亚胡这种政坛老油条,为了保住权力作出任何选择,都不是没有可能。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