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土耳其的鼎盛时期有多厉害?

希南被认为是奥斯曼帝国建筑古典时期最伟大的建筑师。常与欧洲同一时代的建筑师米开朗基罗作比较,人称

希南一生修建了数百座风格持重庄严的寺和陵墓,以奥斯曼土耳其文明特有的方式融合了简洁与典雅、力量与轻快,丰富了16世纪的建筑艺术。他最出色的杰作除了上面提到的苏莱曼寺外,还有爱迪尔内的塞利米耶寺,塞利米耶寺在他八十岁时完工,穹顶直径超过圣索菲亚教堂。

希南所处的时代,正是奥斯曼帝国处于鼎盛的时期。当时的君主苏莱曼是那个黄金时代最耀眼的存在,他既是世界的苏丹和哈里发,又被文艺复兴中的欧洲人视作一位“伟大的阁下”。苏莱曼本人集东方式的神圣君权与西方式的贵族荣耀于一身,他同时也希望将伊斯坦布尔改造成一座在建筑层面上豪华壮丽的都城,使之可以在蓬勃发展的16世纪跻身伟大城市的行列。

在苏莱曼苏丹的资助下,希南在伊斯坦布尔这座城市中大展拳脚,将东西方交融的建筑风格推到了极致。随着奥斯曼帝国接连不断的征服和财政收入的迅速增加,一座座圆形穹顶和高耸的宣礼塔也渐次改变着伊斯坦布尔的天际线。

即便到了苏莱曼身后400多年的今天,这些建筑的独特轮廓依然装点着马尔马拉海的风景线。当年由征服者继承自拜占庭的建筑风格,在苏莱曼的时代达到了顶峰。这些建筑让人们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奥斯曼帝国的昔日的荣光。只可惜在奥斯曼帝国漫长的600年历史里,这份令全欧洲仰慕的辉煌只持续了150年。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段最好的岁月和他的缔造者背后的故事。

奥斯曼帝国,从大约公元1300年建立,到1922年解体,延续了600年多一些。在它最强盛的时候,统治着东欧、北非、阿拉伯世界以及如今乌克兰和俄罗斯的一小部分,它的陆军在欧亚非三洲所向披靡,海军也是黑海和地中海的霸主。

这一鼎盛局面是在奥斯曼帝国的第十位苏丹,“立法者”苏莱曼(1520—1566在位)的时代实现的。毕竟,在这篇短短的文章中普及奥斯曼帝国的六百年历史是不现实的。所以我们不妨看看奥斯曼帝国在鼎盛时代的面貌。

苏莱曼苏丹是我们前两期年讲欧洲里面出过风头的两个国王——6个老婆的英王亨利八世,和给达·芬奇送终的法王弗朗索瓦一世——同时代的人。苏莱曼、亨利八世、弗朗索瓦一世,再加上当时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可以说是整个文艺复兴时代的欧洲政治了。

1520年苏莱曼继位为奥斯曼帝国苏丹。一位主教对亨利八世(此时陪伴亨利八世的还是他的第一个老婆)报告说:“这个苏莱曼苏丹25岁,很有见地。只怕他会像他父亲那样。”这个乌鸦嘴的主教真的是一语成谶。苏莱曼苏丹的父亲是以好战闻名的塞利姆一世苏丹(1512—1520年在位),他将奥斯曼帝国的领土扩展了接近一倍,他在阿拉伯世界的征服使土耳其成为世界的领袖。而苏莱曼将要征服的领土,和他父亲可以相提并论,同时苏莱曼将会让土耳其成为欧洲的霸主。

苏莱曼继位后的第二年,便攻占了属于哈布斯堡王朝地盘的巴尔干重镇贝尔格莱德(今塞尔维亚首都),兵锋威胁匈牙利。此时,哈布斯堡王朝是欧洲的一霸,由于一系列精心安排的联姻和恰逢其时的死亡事件,哈布斯堡皇帝查理五世的疆域从波罗的海一直延伸到地中海,覆盖了尼德兰、德意志、奥地利和西班牙。它还包括了那不勒斯王国、西西里王国以及位于墨西哥和秘鲁的据点。

感到了威胁的法王弗朗索瓦一世发现,土耳其是一个可以制衡查理五世的绝好盟友。从此,法国和土耳其之间开启了延续三个世纪的基情,直到拿破仑统治法国时,才把这份友谊造光。

苏莱曼时代的欧洲,亨利八世、弗朗索瓦一世和奥斯曼帝国成为一条战线,哈布斯堡王朝的查理五世(统治着神圣罗马帝国和西班牙)、教皇(就是那个不让亨利八世离婚的教皇)和威尼斯结成了另一条战线年,弗朗索瓦一世在帕维亚之战中被哈布斯堡王朝击败,做了查理五世的俘虏。弗朗索瓦一世在马德里的监牢里写了一封密信,把信藏在使臣的鞋跟里送到了伊斯坦布尔。他在信中恳请苏丹帮助自己,向查理五世发动总攻,以免查理五世

年,苏莱曼再度率大军远征,与匈牙利国王的主力相遇在摩哈赤平原。此时,查理五世作为匈牙利的宗主,还没有来得及集合兵力发动救援。然而,过于自信的匈牙利人要马上开战。一位眼光敏锐而又言辞诙谐的主教在得知这一决定之后预言道:

匈牙利民族今天要在这里获得2万名烈士了。这也挺好,教皇会把他们封为圣人的。”匈牙利骑兵冲破的土耳其人的前卫防线,遇到了由奥斯曼近卫军组成的主力,他们身后就是苏丹和他的旗帜。在这里爆发了一场激烈的肉搏战,苏莱曼本人一度陷入危险,箭矢和长矛击中了他的胸甲。出色的奥斯曼炮兵在此役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炮火撂倒了数以千计的匈牙利人,使得奥斯曼军队可以包围匈牙利军队,并且将集中在中路的匈牙利人一举击溃。

匈牙利国王头部负伤,在试图逃走时丧了命。他被倒下的战马压住,溺死在了沼泽里。由于他尚无子嗣,他的王国也随他一同灰飞烟灭。据说,苏莱曼颇有骑士精神地哀悼了国王的殒身:

愿宽仁待他;他涉世未深,愿惩罚那些误导了他的人;他尚未品尝过身为君主的人生之乐,却丧命于此,这并非我愿。”不过,苏丹接下来的命令就不那么有骑士精神了,他十分务实地下令不留俘虏。很快,在他猩红色的大帐之前就堆起了一座由上千颗匈牙利贵族的头颅组成的金字塔。苏莱曼在

年9月2日的日记中写道:“在摩哈赤休整,埋葬了2万名匈牙利步兵和4000名匈牙利骑兵。”因此,这场战役被称作“摩哈赤浩劫”,摩哈赤则被称作“匈牙利国家之墓”。一直到今天,面对灾祸的匈牙利人都还会这样说:“无所谓了,总归还没有摩哈赤那么惨。”1529年,苏莱曼率军围困了神圣罗马帝国的核心城市维也纳。面对人数只有自己三分之一的守军,奥斯曼军队却没能破城。究其原因,他面对的对手不再是奥斯曼人以往在巴尔干地区和匈牙利遇到过的封建军队,而是神圣罗马帝国训练有素、指挥得当、经验丰富的专业军队。他遇到了与他旗鼓相当的对手。

1100公里,奥斯曼统治下的欧洲领土,其纵深也接近了1000公里——这大致相当于从天津沿海到西安市的距离。

·海雷丁的北非海盗。巴巴罗萨在西地中海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旗下力量的缠斗引发了苏莱曼的兴趣。在苏莱曼进军维也纳途中,罗马帝国的海军曾经骚扰属于奥斯曼帝国的希腊南部海域。这让他意识到了振兴海军的重要性。于是,苏莱曼派遣使臣来到北非的阿尔及尔,命令巴巴罗萨到伊斯坦布尔觐见苏丹。巴巴罗萨率领自己的舰队风光无限地穿过地中海,来到伊斯坦布尔。随后他被苏丹任命为海军总司令。在巴巴罗萨手上振兴的奥斯曼海军,对基督教欧洲控制的地中海沿岸产生了严重威胁。当然,土耳其的盟友法国除外,弗朗索瓦国王还专门在马赛为巴巴罗萨提供了海军基地。感受到威胁的查理五世集结了神圣罗马帝国、西班牙、威尼斯和教皇的海军,在

年出征巴巴罗萨的老巢突尼斯,又在1538年试图消灭巴巴罗萨的舰队。但是两次声势浩大的出征都没能对奥斯曼海军造成打击,不但引发了巴巴罗萨海盗式的疯狂报复,而且基督教海军联盟因为内部不和,自己解体了。土耳其海军的地中海霸权还将持续至少半个世纪。最终导致土耳其海军的衰落的并不是威尼斯或者别的国家的海军,而是整个地中海历史地位的衰落

地中海太拥挤了,西欧国家纷纷在大洋彼岸的美洲乃至更远方找到了财富。渐渐地,奥斯曼帝国的航海技术便落后了。

1535年,苏莱曼与弗朗索瓦达成了一项协定。这项协定允许法国人在奥斯曼帝国境内继续经商。从一个世纪之前奥斯曼帝国灭亡了拜占庭帝国起,前往东方经商的大门便向欧洲人关闭了。(否则他们也不会去尝试开辟绕过非洲或者前往美洲的新航路。)现在,通商的大门又向法国敞开了。

根据协定,法国领事法庭的判决在奥斯曼帝国境内也拥有法律效力,且土耳其人有义务执行领事法庭的判决,必要时甚至可以动用武力。在奥斯曼帝国境内的法国人获得了彻底的信仰自由,法国还有权守卫基督教圣地,实际上相当于将黎凡特地区的所有天主教徒划入了法国的保护之下。这一协定终结了威尼斯在地中海地区的贸易主导地位,并且使得所有的基督教国家船只

除了威尼斯船只以外——都挂上了法国国旗,以获得保护。这项法土协定象征着奥斯曼帝国的宽容和富饶。同时,赋予法国通航通商方面的优惠,也有助于法国与强大的哈布斯堡王朝

威尼斯联盟抗衡。此时的奥斯曼帝国,已经成了欧洲力量均势的掌控者。——本文摘录自《奥斯曼帝国》书评,《奥斯曼帝国》是奥斯曼帝国的通俗通史,土耳其历史人物的生动群像。读者千呼万唤的填补空白之作,史诗再现土耳其帝国六百年的兴衰荣辱。汤因比曾盛赞作者帕特里克·贝尔福为形象刻画和叙事写作的双料大师。书中附48页土耳其历史风貌彩图。

奥斯曼帝国六百年,是三百年的强盛加上三百年的衰落的故事。它是一个地跨欧亚非的庞大帝国、世界的十字路口,国运兴衰牵动了世界历史的走向。

土耳其人的祖先来自中亚大草原。公元1300年左右,他们迁徙到亚洲的最西端,在此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土耳其人拥有草原民族一贯的凌厉作风,而他们的灵活与包容则在那个时代独树一帜。仅仅经过三位开国苏丹的励精图治,土耳其人就以“帝国”自立,在欧洲留下战无不胜的威名。

1453年征服者攻陷君士坦丁堡,1529年苏莱曼大帝陈兵维也纳城下——鼎盛时代的奥斯曼帝国,为欧亚大陆的政治地图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冲击。在欧洲,奥斯曼帝国在拜占庭帝国的废墟上建起新的繁荣,被汤因比称为“罗马帝国的第五次复兴”;在亚洲,它再现阿拉伯帝国的辉煌,带领世界回归了团结与强盛。这一切,使得奥斯曼帝国在那个帝国时代无往不利,成为“三洲两海、东方西方、世界中心伊斯坦布尔的主人”。

随着世界现代的降临,奥斯曼帝国却落后了。一个又一个欧洲国家站上历史变革的潮头,哈布斯堡王朝、西班牙、沙皇俄国、拿破仑帝国、大英帝国,与东方强权奥斯曼发生不可避免的碰撞。1683年奥斯曼军队再度围攻维也纳遭遇惨败,从此,“胜利”愈发成为一种奢望:奥斯曼帝国在军事、制度、科技上都被欧洲赶超了。帝国尝试过种种维新道路,新与旧的交锋异常残酷,一些大臣甚至苏丹为了改革事业献出了生命。

帝国的改革亦步亦趋,而世界近代的帝国主义争夺和民族独立运动却来得无比迅猛。1821年,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希腊爆发独立战争;同时期的埃及也自立门户。此后,从奥斯曼帝国的巴尔干、中东和非洲领土上陆续分裂出二十多个国家。其中很多国家迅速沦为英国、法国、俄罗斯等欧洲列强的殖民地。最终,奥斯曼帝国本身也在“一战”战败后倾覆。六百年世界帝国的历史成了被人怀念、叹惋的过去,而现代土耳其以一个共和国的面貌开启了新的篇章。

在土耳其的跌宕国运中,中国读者能找得到祖国的影子,也找得到很多国际现状的根源。那段帝国时代是欧亚两洲,乃至整个世界近代不可磨灭、无法回避的历史记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