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出生于水晶世家的俱乐部女主席有个简单纯粹的足球梦

朗格斯-施华洛世奇没有想到,自己当选俱乐部主席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用棒棒糖解决的。那是2013年,她的父亲格诺特退休,朗格斯-施华洛世奇接手了奥地利乙级联赛俱乐部瓦腾斯。她作为主席观看的第一场是U11梯队的比赛,赛后她走进更衣室,看到孩子们正在为刚刚的输球相互抱怨。

朗格斯-施华洛世奇回忆说:“那是我第一次作为主席进入更衣室。我告诉孩子们,他们应该平静下来进行讨论,看看下一场比赛怎样做才能赢。只要提出一个建议,我就奖励一根棒棒糖。”孩子们平静下来,而且真的赢了接下来的比赛。

瓦腾斯是因河岸边一个8000人的小城,这里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水晶制造商施华洛世奇集团的总部。47岁的朗格斯-施华洛世奇全名是戴安娜·朗格斯-施华洛世奇,现任集团总裁马库斯的妹妹。

施华洛世奇集团的年营业额超过30亿欧元,俱乐部训练基地与集团的总部相距只有几条街。不过比起去集团,朗格斯-施华洛世奇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俱乐部,她与俱乐部的员工们关系密切,主帅斯伯博格总是称呼她“老板”,而她更愿意叫球员们直接称呼自己“戴安娜”。

很少有人意识到,朗格斯-施华洛世奇是奥地利足球圈里最具权势的女性。她是俱乐部的老板,是足球联盟的监事会副主席,还是奥地利足协的宣传大使。在她的带领下,瓦腾斯领跑乙级联赛积分榜,很有机会下赛季出现在奥甲赛场上。

冬歇期,瓦腾斯签下了曾在拜仁和柏林赫塔效力的中场库尔特,引发了很大的关注。他们的长期目标是取代瓦克因斯布鲁克,成为蒂罗尔地区的最强者。“足球对我来说不是比赛,足球是我的热情所在”,朗格斯-施华洛世奇说:“这项运动可以让人们在一起痛哭,也可以让人们一起大笑,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我是一个情绪非常容易被触动的人。”

与经常出现在娱乐周刊上的“社交名媛”不同,朗格斯-施华洛世奇很少出现在华丽的宴会上,她更愿意去看球队的比赛。如果赢了,她在更衣室里与球员们喝一杯啤酒。输了比赛,她也不会发火,她说:“我会找一些鼓励他们的话语。”瓦腾斯的球员说,他们从未见过朗格斯-施华洛世奇有情绪不好的时候,这与她的成长和教育经历有很大的关系。

朗格斯-施华洛世奇在纽约学习的是表演专业,她当过模特,开过餐厅,曾经与前夫在委内瑞拉隐居六年,经营一家农场,自己种植蔬菜,生活上自给自足。

“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国家,我很高兴在那里生活,尽管那里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我身上总是带着一把手枪,有一天晚上遇到了危险必须逃命。”她现在仍然是农场的拥有者,养着2500只动物,她说:“在那里生活的几年让我意识到,人是多么渺小,生活中又有多少并不重要的事情让我们分心。”朗格斯-施华洛世奇介绍到。

瓦腾斯俱乐部的主球场是格诺特·朗格斯球场,这是以朗格斯-施华洛世奇父亲的名字命名的。朗格斯-施华洛世奇小时候,父亲经常带着她观看比赛,让她认识了很多朋友。

“我会把足球带到我的小床上去。汉斯·米勒(德国前国脚)在我们这里踢球时,有时候还会送我去上学。”2013年,父亲告诉她应该去参选主席,朗格斯-施华洛世奇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机会,但会员们一致把票给了她。

朗格斯-施华洛世奇成为奥地利职业俱乐部的第一个女主席。最开始,媒体认为这是施华洛世奇的一次公关宣传,朗格斯-施华洛世奇只是名义上的代表。但她很快适应了这个职位,证明她是用严肃态度对待这份工作的。

在她的影响下,女性在奥地利足球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现在两级职业联赛中已经有了三位女主席,除了朗格斯-施华洛世奇之外,还有维也纳新城俱乐部的主席卡蒂亚·普岑莱希纳和哈特贝格的主席布丽吉特·安尼尔。

这样的变化让朗格斯-施华洛世奇很自豪:“我想我当选主席产生了一些影响。经常有人问我,一名女性领导俱乐部有什么优势。我觉得我们比男性有更细腻的感觉,而且更擅长同时处理多项事情。许多人觉得俱乐部主席与跟公司老板差不多,下班后可以与同事们一起喝杯啤酒。这些女性一样能做。”

瓦腾斯队最显著的特点是,球员们的球衣号码上镶嵌着闪闪发亮的水晶。这家俱乐部从诞生起就与施华洛世奇家族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施华洛世奇的创始人丹尼尔·朗格斯-施华洛世奇是俱乐部的第一任主席,他的侄子丹尼尔二世是第二任主席,朗格斯-施华洛世奇的父亲格诺特是第三任。这家水晶制造集团一直是俱乐部的主要赞助商,1967年,“施华洛世奇”被加入到俱乐部的正式名称中。

虽然背靠施华洛世奇集团,瓦腾斯却从来不是一个砸钱的俱乐部。大部分球员是业余的,月薪在2000到4000欧元之间,通常一天训练两次,有些人要上学,有一些球员有其他的职业。

最有名的球员是前德国国青队的中场库尔特,他现在很有人气,场面经常有球迷会来请求他的签名。不过朗格斯-施华洛世奇知道不能太依赖球星的作用,她说:“你可以有很多的计划,但是足球场上最终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团队能不能顺畅的发挥作用。”

到俱乐部时,她会邀请主教练斯伯博格和体育总监科克一起去吃午餐,她最喜欢意大利菜。科克以前在蒂罗尔俱乐部与勒夫做过队友,他的工作是规划一线队的阵容。不过朗格斯-施华洛世奇说:“我不会参与到转会决定中,教练和经理会给我解释,为什么我们需要某一个球员,我会仔细的倾听和学习。”

她刚担任主席时,球队的教练就是斯伯博格,中途球队成绩有波动,但她从未考虑过解雇主教练,她希望俱乐部能稳定的前进。朗格斯-施华洛世奇也愿意满足球员们的需求。不久前,她在俱乐部食堂后面开设了一个专门的房间,让球员们可以在训练间歇来这里看电视,玩游戏机。俱乐部还优化了青年队体系,到今年十月,他们将建成两块新的训练场地。

俱乐部会客室长桌上,摆放着一个镶满施华洛世奇水晶的足球,这是父亲送给朗格斯-施华洛世奇的上任礼物。房间里还摆放着另一个重要的东西,朗格斯-施华洛世奇称为“我的小宝箱”。实际上这是俱乐部新球场的模型。

现在的格诺特·朗格斯球场能容纳5500名观众,如果球队升级成功,球场容量无法满足甲级联赛的要求,他们要搬进能容纳15000名观众的蒂沃利球场,那是因斯布鲁克队的主球场。朗格斯-施华洛世奇说:“我的长期目标是球队能稳固在甲级联赛的位置,建立一座自己的球场,然后能经常地满座。”

为了这个宏伟的计划,朗格斯-施华洛世奇正在为俱乐部寻找投资者。她说:“有些人我认为,施华洛世奇公司为俱乐部承担一切的费用,但不是这样的。尽管俱乐部的名字中含有施华洛世奇,但我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厂队’,我们一直在寻找其他的合作伙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